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在线阅读 - 495 来了,来了,送钱的来了!

495 来了,来了,送钱的来了!

        能让人上瘾的东西特别多,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人这玩意经不起诱惑。比如强烈致瘾的有各种各样的毒(a)品,略微次一点,比如香烟,酒精。

        特别是酒精,好多人觉得国家不让生产贩卖高度酒,是怕大家都喝醉了,是让大家多喝几瓶低度酒,多花点钱,其实国家不是怕你喝醉了,是怕你上瘾。酒精度数越高,就越容易上瘾。

        重度酒精依赖者往往不比毒(a)品依赖者的症状轻微多少,往往多年的酒拉拉,不喝酒的时候,手抖的就像是帕金森,没喝酒反倒像是醉了一样,一口酒下去,好嘛,活了。手也不抖了,然后说话也清晰了,走路也走的直溜了。

        抽烟就不用说了。估计很多烟瘾患者会有在某个深夜的时候,或者囊中无金的时候,都有趴在地下满屋子寻烟头的经历。

        再次一级的,比如吃甜食,吃辣椒,这都是能上瘾的。有些人几天不吃火锅,好像人生都没有了意义,这个时候得注意了,你或者不是馋火锅,而是馋辣椒了。

        而对于收藏其实也一样,有的人收藏就彻底是上瘾的程度。比如丸子国的这位土豪就是,上瘾的程度相当的重。送给张凡的瓷器碗,说实话,肉都疼。要不是儿子生病,送你古董?开玩笑!

        其实他不了解张凡,如果给钞票或许比送古董更让张凡高兴。

        张凡还要他的花瓶,真是要了命了。所以,本着废物再利用的想法,华裔私人医生被他当成了说客派着找张凡来了。

        他就一句话,用钱行不行,别惦记我花瓶了。

        华裔医生就倒了霉了,他真的想对土豪说一句,老子是丸子国的人,老子不干了!可想想两个儿子高昂的大学学费,再想想小媳妇,他这话说不出口。

        拿了人家的东西,张凡得见见人家的人。翻译联系过后,一看,呵呵饭友!什么是前倨后恭,这就是。华裔医生相当客气,客气的都让张凡觉得这人忽然一下还了性子。

        当初见面的时候,这人头颅好像斜向上45°,看张凡的时候都好像是用眼角一样,可现在,标准的丸子式鞠躬,是那么的有礼,比小丸子还要小丸子。

        而且看向张凡的眼神,就真的想传说中的那一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张凡真想说一句:哟,你原来已经学会了丸子国的礼仪啊。

        不过好在张凡也不是哪样的人。

        “怎么?有事?要带我亲自去拿花瓶?”当然了嘲讽是不可能嘲讽了,不过问问花瓶的去处还是一定会的。如果土豪不想让张凡再看他儿子,碗是绝对不会送来的,现在碗来了,那么花瓶应该也就不远了。

        华裔医生后牙槽都咬碎了,原本心里的那一点点期盼让张凡这话所的稀里哗啦,当张凡展现了技术后,他觉得张凡是高人,高人就应该有高人的风范和气度,结果这世上果然还是骗人的!

        人和人怎么就这么难打交道呢,难道华国已经让新一代的年轻人全都朝钱看了吗?难道华国人已经忘记了温顺恭良吗?

        不过就算肚子里面多生气,脸上还是要保持着风度和气度,不是他素质高,他是怕张凡转身走。

        “张桑,请您接受我的敬意!”说完,又来了一鞠躬。

        “行了,行了。有话说话,咱不行这个。”张凡其实没说完,让对方这么躬来躬去的,他觉得自己真的像是黑白相片被挂墙上了一样。

        张凡看着他真的想说,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如果当初你稍微和蔼一点,以至于今天老子这样对你吗。怎么说你也是从华国来,不讲相亲相爱,最起码也是同根同源不是!老子会无缘无故难为你?

        当年收复茶素的老左就说过这么一句话,卑贱时锋芒毕露,富贵时谨小慎微。可世上多的是自卑谨慎的奋斗者,多的是狂妄自大的得势小人。看着他的时候,张凡就想起刚毕业的时候看过的一部谍战片潜伏,当时给他震撼的一幕不是羡慕老余真睡了翠屏,而是当陆桥山落难的时候,老余的哪惊天一捞。

        华国人讲究的追高踩低,可当时的那一幕给张凡了真正的震撼。

        “我就不请你上房间了,大厅角落有个咖啡吧,我们过去说吧。我下来的匆忙,忘带钱包了。”

        “额,我带了,我带了,我请,我请您!”华裔的医生诧异的看着张凡,他真的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么抠的人。按说张凡这种级别的医生,应该不缺钱了啊,可这位真特么是个严监生啊。

        其实,他哪里懂得一个身背房贷的医生是有多么的可怕,没收他聊天费,都已经是相当的肉疼了。

        点了一杯所谓的卡布奇诺,张凡搅动着咖啡。张凡对于生活的品质好像和他父辈的人一样,不像是改开后的人。比如茶饮,他自从第一次在巴图的办公室喝了一口铁观音后,再也不喝其他的饮料。他觉得这个是最好的。

        至于咖啡,放糖了,他觉得太甜,不放糖他又觉得太苦。

        虽然现在依然走上了领导岗位,可除了好吃一点,其他几乎没有怎么变过,追赶时髦,说实话要不是邵华压着他,他理发都能在医院剃头的师傅那解决了。

        或许这种固执或者是乏味的性格,才能让他在系统里一遍又一遍的刷手术吧。

        “张桑,其实按您的水平,在华国呆着,只会是浪费。毕竟华国还是很穷困的。您可以来丸子国,甚至可以去金毛国。就说丸子国,您来了,一定会被尊为上宾的。这里空气好,环境好,抬头有富士山,低头有满山的樱花。而且生命质量也很高!”

        华裔医生看着张凡,他笑着说道。虽然觉得张凡年轻的让他不忿,但技术就是技术,这玩意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所以,他把他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如果他有张凡的技术,或许就去了金毛国吧。

        说实话,张凡要不是为了花瓶,他真不想和这个家伙说话,这玩意估计就没受到过一点点的爱国教育。

        “呵呵,你不是也说了吗,上宾也是宾啊。哪有当主人来的自在,至于你说的环境,呵呵!不说华国其他地方,就说说我茶素,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想看森林有原森林。想看草原有比你丸子国小不了多少的大草原。想看湖泊有赛里木。我为什么要去其他国家!”

        张凡开始不耐烦了。

        “说着说着,为什么要骂人呢!”华裔医生脸上的肌肉跳了跳。但还是装着没听懂。不过他也看出张凡的不耐烦了。

        “张桑,其实我是来给您送钱的。”

        “哦!”张凡终于提起了兴趣。

        “只要您愿意,每一次来丸子国可以给您三十万。社长已经答应了。”其实人家社长说的是一百万,他本着给主子省钱的想法,直接定了三十万。

        “哦?”张凡想了想,“你的意思是花瓶不给了?”张凡还是没忘记花瓶。

        不是他多喜欢古董,而是他觉得,这古董估计比三十万值钱,反正花瓶也是华国的,咱也是算是报了国仇了。

        “其实,古董没有那么好。”华裔医生掩饰的说着,眼睛都不敢看张凡。

        “他一个奸商懂什么,古董就应该让懂的人收藏!”嗯,张凡忽然成了古玩大家!

        说完,张凡彻底没了耐心。

        华国的医疗,主体医疗是非盈利的,如果说对方是个华国人,张凡这么开口闭口的要人家心头肉,这正是把法律当儿戏了。可这个非盈利不包括外国人!

        张凡也没那么大的爱心去拯救全世界。

        他就单纯的觉得花瓶比三十万贵,华裔医生也是搬起石头砸了脚了。要是见到张凡,直接开口一百万,张凡绝对不就会说什么花瓶不花瓶了。

        “张桑,张桑!”叫爷爷也不行了,你都是外国人了,张凡下了手术也有点乏了,和这个二鬼子没啥聊的。头都不回的走了。

        ……

        “什么,必须要花瓶?八嘎!加钱不行吗?”土豪都快疯了,他打定主意了,以后再也不会显摆自己的收藏了。眼泪汪汪的摸着花瓶,一边想想儿子,一边摸摸花瓶。一边想想儿子,一边又摸摸花瓶。

        最终花瓶还是托人送给了张凡。

        “你要这么多瓶瓶罐罐的干什么。拿都不好拿。”邵华看着半人高的花瓶头都大了。这东西实在是不好携带啊。

        “你懂什么,这是文化,你知道什么啊!”张凡看着半人高的花瓶,其实也头疼还有点肉疼,他略微有点后悔,没相当土豪竟然没加价,真把花瓶送来了。

        真特么炒股炒成了股东,当然了现在张凡嘴要硬,也只剩下嘴硬了。

        邵华和静姝两个人,围着花瓶一圈一圈的转。

        “嫂子,这个放家里我觉得会落灰尘,你看,这里面多深啊!”

        ……

        回程,来的时候张凡是一家人,回程的时候人家财团直接派了一架客机直飞茶素,当然了,这里面不是为了专门送张凡,虽然人家说专门送张凡,其实是因为谈判团队。

        这一次财团派了差不多五六十人的专业谈判团队,从医疗到科研,从法律到会计,直接把大飞机都快坐满了。

        “回来了?你们张院回来了,快,快,快,准备一下,准备一下。你们张院带了五六十人来茶素,这都是来送钱的,一定要招待好,一定要招待好!

        我现在就去政府,这么大的事情。”欧阳兴奋的脸都带了胭脂红了。

        茶素政府是真不知道,可外交部已经通知了鸟市政府。丸子国的大型医疗谈判团队开往茶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