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这个老头,将人演成了畜生!(修改补偿加更)

第五十五章:这个老头,将人演成了畜生!(修改补偿加更)

        焦晨东虽然被自家老总气炸了肺,但是也没办法。

        王海就是故意的。

        别人配戏都是当绿叶,为的是引导试镜演员的情绪,让他们尽情发挥。

        可到了王海这呢?简直就是用狮吼功摧残人。这么个配戏法别说是新人演员,换个大腕儿来也绷不住啊!

        现场论谁都看得出来,这配戏没这么个配法。但是偏偏,谁又都说不出什么来。

        王海构建的小品剧情在那儿放着呢,你反应不上来被气势吓到了顶不住,能怨谁?

        接下来,焦晨东咬着后槽牙又将自己认为不错的几个苗子依次叫到了练舞室中央。

        只不过很可惜,面对王海一个接着一个简直无情的“家暴现场”“武大郎撞见了潘西门庆床上的潘金莲”“老太太逛三十六块钱一斤的猪肉摊”的小品剧情设计,以及那卧槽无情的马景涛式演绎法,几个本来条件都不错的新人演员全都败下阵来。

        甚至一个焦晨东非常看好的男性青年演员,都是泪奔着跑出了面试处的。

        “咳咳、额......”持续输出了二十多分钟,王海也有点儿累了,扯着嘶哑的嗓子坐回了面试台后,他抄起了手机。

        等了好一会儿,见身边的焦晨东没动静,他这才将目光从手机上抽了出来:“咳咳额、老焦,怎么着,没简历啦?”

        没你妈了个腿儿!

        在这场面试之前,焦晨东想过一百万种王海控制演员选拔的可能性,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用这么一种近乎不要脸的方式,给自己下绊子!

        就在焦晨东咬牙切齿之时,王海一把将他手中的试镜演员简历夺了过去。

        随便翻了几份看了看,嗤笑道:“你瞅瞅你选的这都是什么歪瓜裂枣?一群新瓜蛋子我就不说什么了,这演了八年汉奸的,从来没拍过电影的网剧演员你也选。”

        不理焦晨东的黑脸,王海将那几份资料直接扔到了桌子上,拿起了接下来的一份简历,“嘿!这个更厉害。这个演员了不得啊,刚刚注册的特约演员,还就演过一个龙套!老焦啊,你这选角的功夫,有两下子啊?”

        “王总......”焦晨东气的呼吸都沉重了,王海却不理他,直接一摆手:“就这个了!给你试了好几个都不行,说好了啊,这是最后一个。要是还不成,选角的事儿你就甭插手了,还是让公司来吧。”

        “李世信!”

        依然是不理焦晨东的感受,王海大声叫了一嗓子。

        听到王海叫到李世信的名字,焦晨东心中一沉。

        实话实说,他准备的这些试镜演员,论资历肯定是不行,但是论条件是个顶个的优秀。唯独李世信,演艺资历不行又是个条件不过硬的龙套。

        完了。

        看着王海拿起矿泉水,咕咚咕咚的润着嗓子,焦晨东闭上了眼睛。

        他觉得自己这部戏开局就是逆风盘,八成算是凉了。

        另一头。

        听到自己被叫号,李世信深吸了口气,缓缓的从等待试镜的人群中走了出来。

        “老爷子,你小心啊......”

        看着面前一个青年演员易水相别一般的把住自己的胳膊,对自己道了声珍重,李世信点了点头。

        在一群演员送壮实般的注视下,背着手慢悠悠的走到了舞蹈室的中央。

        当李世信在面试台前站定,一旁一个负责现场设备的年轻工作人员皱了皱眉头,“唉?您是不是?”

        李世信却没注意,直接面对面试台,进行了自我介绍:“两位老师好。我叫李世信。今年六十五岁,是一名刚刚来蓉店半个月的演员。”

        听了他的自我介绍,那年轻人狐疑的皱了皱眉头,自嘲的说了声怎么可能,便将脑袋收回了摄像机后面。

        “咳、行行行。”正在喝水的王海摆了摆手,看了看李世信投的简历上标注着“男三号,乔父”的试镜角色,他站起了身。

        看着穿了一身中山装,仿佛上个世纪照片里走出来的李世信,王海哼哼一笑:“老爷子,准备好了吗?”

        李世信点了点头。

        “行。”王海勾了勾嘴角,略一思量,道:“你试镜的这个角色,是女一号的父亲。因为维护女儿的声誉错手伤了人当了逃犯,在城市里捡破烂逃避追捕。咱就来一段捡破烂时候遇上社会大哥的小品吧,我给你配社会大哥,你演捡破烂的。场景是饭店,你惹毛我了,我刁难你。给我反应。”

        哦?

        听到这个,李世信眉头一挑。

        脑海之中,那个畏畏缩缩的身影,慢慢浮现了出来。垃圾场坟墓一般的面包车中,那动物一般的眼神,也渐渐清晰。

        他对这个角色,有信心。

        练舞室周围,几个演员看到李世信,纷纷摇头。

        “看老爷子这身子骨,够呛啊。刚才那群小年轻都顶不住这老师的咆哮,这一大把年纪了,还不得震失聪了啊?”

        “唉?这老头不是刚公司楼下自带粉丝群过来的那个吗?嘿,得。不用看了同志们,就是一玩儿花活儿的青皮。”

        “没听刚那老师说吗?六十五了,演员证刚注册的,以前就跑过一次龙套。嗨、没戏。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剧组压根就不想招演员。试这个镜啊,估摸着就是糊弄事儿呢。保不齐人家角色演员都已经内定好了!走吧走吧,别跟这儿耽误时间了。”

        “等会儿的,来都来了,急什么?”

        不理周围一片嘈杂的议论声,李世信将手里的一个瓶子放在了王海的脚下,设置好了场景,对王海点了点头道:“老师,可以了。”

        “艾克神!”

        随着现场工作人员的一声开始,王海直接瞪圆了双眼,丹田发力对着李世信便来了一嗓子:“你他妈瞎呀?!没看见老子在这儿呢吗?”

        随着一声将棚顶震得落灰的怒吼,王海一脚便将脚下的瓶子踢开老远。

        再一回身,想要继续骂街之时,却发现刚才笔挺的站在自己面前的老头不见了。

        “唉?这老爷子!”

        “嘶!哎呦!这......”

        就在王海用目光寻找目标之时,便听到四周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他定睛一看,也随之瞪大了双眼。

        只见刚才还一副老干部模样,算得上是精神奕奕的老头,此时正佝偻着身子,哆哆嗦嗦的站在自己的身侧。

        他缩着脖子低着头,目光似是一只刚刚从水沟里捞上来的老鼠般,飞速的偷瞄了自己一下。

        这幅形象,让王海心中一震!

        面前这老头明明身上穿着熨烫得妥帖的中山装,脚上的破鞋锃明瓦亮,头发被摩丝胶的一丝不苟,但是看着他佝偻在自己的脚下,你就是会情不自禁的认为,这......是个生活在城市最脏最阴暗的角落,靠着拾荒度日的流浪汉!

        特别是那老鼠一般的眼神,更是让王海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做娱乐公司这么多年了,什么演员什么成色,王海哪能不清楚?

        只是这一眼王海就断定,面前这个老头,骨子里有戏!

        “你,你他妈瞅啥呀?!”强忍住心中的激荡,王海硬着头皮举起手,做出一副要打人的架势。

        王海的手刚刚举起来,老人便一下子将身子蜷缩的更厉害了!

        他的手死死的护住了头面,宛如一个遇到了危险的穿山甲。

        那动作自然的就像这种情形他遇到过了千百次,已经被人打过千百次所形成的条件反射。

        “老爷子可以!这形象设计的太有神了!”

        “有道行!这两下子不是临场就能搞出来的,老爷子肯定是钻过这样的角色!”

        “你们看他设计的微表情没有,他脸上不全是寻常流浪汉遇到霸凌时的惶恐,还掺杂了一些隐忍的意思在里面。和刚才配戏老师给设计的逃犯设定匹配的简直绝了!”

        “不、你们都没有说到点子上。这老爷子厉害啊......他、他这是将一个活生生的人,演成了一个靠着动物本能而活着的畜生啊!”

        随着周围一片赞叹,面试台后面的焦晨东这才抬起了自己埋着的头,看着监视器中李世信这堪称惊艳的表现,以及那绝佳的镜头感,他忍不住站起了身!

        此时此刻,他的胸中仿佛有一股热气在不断的激荡,只想大声的叫一声好!

        他没想到,自己看好的那么演员都折在了王海手下,偏偏这个自己认为是短板的老头儿,在关键时刻顶住了。

        简直救命稻草!

        “艹、弄脏了爷的裤子。”同样被李世信外在形象和角色形象强烈反差所震撼到王海,讷讷的骂了一句。

        他自己都没注意,这一句怒骂,并不是咆哮出来的。

        显得,是那么的没有底气。

        他的脚下,受惊地鼠般的老人动了,他以尺为单位,试探着逃离这让他感到危险的地方

        “个老东西!”虽然已经在气场上完全的被压制住了,可王海仍然完成了自己的角色设置,轻轻对着那老流浪汉踢了一脚。

        噗通!

        哗啦啦啦!

        那脚将将挨到老人的身上,老人便整个人四肢着地,像是受了惊的壁虎一般,以动物般的速度连滚带爬了出去,将沿途上的椅子和一架试镜摄像机撞的稀里哗啦一片。

        纵观整段小品,老人演的与其说是个人,不如说更像是几种动物的综合体!

        是一种是将人性压抑到了极致,仅仅靠着动物生存本能而活下去的生物!

        镜头感和现场效果简直爆炸!

        直到李世信整个人贴地逃出老远,练舞室里的众人才反应过来。

        看着仍然蜷缩在地上还没从戏里出来的李世信,焦晨东额头上青筋根根暴起。

        在这一刻,他仿佛真的看到了一个在城市之间,躲避着追捕,苟延残喘活得像个畜生一般的逃犯!

        “好!”一片寂静之中,他狠狠的拍了拍巴掌。

        随即,雷鸣一般的掌声响彻的练舞室。

        滴。

        收到带有【钦佩】的喝彩值19211点!

        地板上,李世信的脑海中一阵轻鸣。

        “导演,我过了吗?”收到系统提示,李世信才从角色里抽身出来。

        抬头看了看焦晨东,他问到。

        “过了。老爷子,好样儿的!”焦晨东抹着眼角,使劲儿的点了点头。

        李世信松了口气,从地上挣扎着撑起了身子。

        “王总,你觉得怎么样?”擦干了眼泪,焦晨东抬起下巴,看了看王海。

        “我觉得......”面色铁青的王海站看了看挣扎着起身的李世信,又看了看示威一般的焦晨东,摇了摇头。

        “他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