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似乎能火的剧本,似乎没啥用的奖品

第六十五章:似乎能火的剧本,似乎没啥用的奖品

        三言两语摆平了张硕,李世信回到了家中。

        张颖这几天接了个小活天天加班,小棉袄不在家,李世信才懒得给张硕这个脑后长了个小反骨,三天两头想着怎么把自己从这个家里赶出去的货做饭。

        回到了自己的屋里,李世信进入了系统。

        今天试镜连同中午聚会时给一群老粉唱了首低音版的映山红,以及杂七杂八的累计,系统中早上时候被自己只用到两位数的喝彩值,稍微支棱了一点。

        用户:李世信。

        寿命余额:45天。

        身体年龄:63年237天。

        当前喝彩值:42113点。

        看着在一天之内又攒了足够二十连抽的喝彩值,李世信的心中不免一阵悸动。

        “寿命余额不满一百天之前老子要是再抽奖老子就是狗!”

        (¬_¬)

        想想此前自己发过的毒誓,李世信将目光从抽奖页面那诱人的红色按钮上移开了。

        “爸!您试镜试了一天,下午又跑了一下午,肯定饿了吧?您等着,我这就给您煮面条啊!您要荷包蛋吗?”

        门外,从五零二跟回来的张硕贱兮兮的咋呼了一声。

        呵、

        李世信轻笑一声。

        瞧瞧啊,叫的这个亲热。

        这物欲横流的社会,果然是年纪越大就越没人会原谅你的穷和无能。

        自己刚过来躺在病床上等着做支架的时候,亲儿子都变成了没关系。

        现在呢?

        面对一份肥差,一个时时刻刻想着把老子赶出去的货色,一口一个爸叫的多热乎?

        不管了!

        抽!

        想到自己的两个狗儿子,李世信大汪了一声,将点数投入到了抽奖选项之中。

        滴!

        获得【痰盂】X1。说明:它没镶金边,但它宽容的肚腹,却可以容纳你一整天的老痰和一夜十三次的小便。

        作为一个夜尿频多的老年人,小便界的一夜十次郎,李世信默默的收下了这个价值一天寿命的痰盂。

        再来!

        滴!

        获得【三蹦子】X1。说明:你有你梅赛德斯,我有我的三蹦子。你嘲笑我一无所有年纪老迈不配去爱,我嘲笑你的副驾驶性感妖娆却常背着你堕胎!骑上这朴实无华的三轮车,你永远不会堵车!(注意:大型物品,请不要在室内提取)

        你这个系统今天怎么回事?!

        偏偏给老子搞这些明明没什么用,但是想想又很来感的东西。

        想气死老夫吗?

        再来!

        滴!

        【拐棍】X1...X2...X14.....

        随着一个个的第三条腿提示跳出,李世信一张老脸黑了。

        直到最后的两千点,系统中突然跳出了一个不一样的东西。

        滴!

        获得【变声器】X1。说明:网恋吗小哥哥?人家萝莉音......

        WDNMD!

        要不是系统无形无质,李世信恨不得现在就砸了这极有可能是网易出品的破系统,然后躺在床上等着归西。

        太气人了!

        强忍着气关掉系统,李世信沉着脸出了卧室。

        看着正在哼着小曲煮面条的张硕,李世信决定今晚多吃两碗。

        不然四万多点打了水漂这股恶气,顺不下去!

        .......

        吃过了晚饭,李世信再次回到了卧室之中。打开书桌上的阅读灯,将下午时候焦晨东给他的剧本翻开。

        《迎风飞》这部戏,改编自八十年代著名体操运动员乔红的同名自传。书李世信没看过,不知道剧本和原著的改动情况如何。

        不过将剧本快速的看了一遍,李世信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

        故事的开头,从一桩故意伤人案开始。

        七十年代中期。

        因为母亲姓蒋的关系,小乔红在学校里饱受同学的欺凌。在一次放学时,小乔红因为书包里被同学放了青蛙,终于忍受不住,和同学厮打起来。而同学家长偏瘫孩子,当着全校同学的面,打了小乔红的耳光。

        这一幕恰好过来接她放学的父亲看到,盛怒之下,饱受压抑的乔父与那名家长厮打起来,并失手将其达成重伤。意识到犯了罪的乔父惊慌失措,匆匆逃走不知所踪。

        从此之后,乔红除了“狗崽子”的外号之外,又多了个逃犯之女的身份。

        隔三差五前来盘查的民警,让胡同里的街坊都对这个不良家庭避之不及。同学们不再欺负她,而是彻底的将她孤立。从小的玩伴们也被家里的大人告诫,对她避之不及。

        小乔红就在这种环境下,与母亲相依为命,在孤独和歧视中慢慢成长。

        直到有一天,她在电视上看到了体操运动员在掌声中红旗下,接受着来自现场和电视机前人们的欣赏和赞美。

        一颗种子,自此埋在了心里。

        终于在一次省体操队来她所在的小城训练时,她偷偷的跑出了家门。

        此时的小乔红已经上了七年级,作为一个骨骼已经定型,且超过了体操最佳练习年龄。带队的刘文山教练,见到这样一个断断不可能取得成绩的孩子,理所当然的拒绝了她。但是面对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刘教练决定给小乔红一个机会。

        所谓的机会,实际上是一场折磨——顶住压腿的剧痛,自己数一千个数。

        从来没有接受过训练和开腿的乔红,在韧带撕裂般的剧痛之中,用眼泪和倔强完成了这一场考验,也迎来了生命中的她唯一一次通往光明的机会。

        虽然被小女孩的韧劲所震撼,但刘教练似乎仍然不看好乔红,在每一次的训练中,都近乎无视她的努力。进入体操队整整六个月之后,乔红也知道了自己和别人的差距。新一轮的自卑,伴随着她自以为是的新生而蔓延滋长。

        终于,那仍然没有夸奖,没有赞美,没有肯定,仿佛复刻了那逼仄的胡同一般的体操队,让乔红再也忍受不住,找到了刘教练诉说了自己的想法。换来的却只是一句“忍不住就走”的回应。

        失意中的乔红打好了行囊,却被同队中的男孩拦住,怒斥了她的悲观与懦弱。

        珍贵的伙伴情谊,让乔红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之后的时光里,乔红如一朵野花一般,默默的训练,默默的努力,也默默的成长。

        自从离队风波之后,刘教练开始真正的关注起这朵野花。师徒二人在繁重的训练中,彼此接近。针对乔红突然而至的初潮,年迈而含蓄的教练细心的将生理书上关于月经的部分标注出来,放到乔红的背包之中。而乔红也从队友那里得知,在她准备离队的那一天,正是刘教练派人将她挽留。

        之后,面对乔红家庭政治背景不能参赛的问题,刘教练也极力的对她给予了支持。

        幸运的遇到了生命中第二个像父亲一样关怀自己的人,乔红付出了常人无法企及的努力。

        终于,在一场全国运动会上。超龄入队,政审三次才获得通过,曾经被所有人所没有希望的乔红,凭借着对体操场和鲜花掌声的向往,夺取了人生中的第一枚奖牌。

        而在外奔逃了三年,靠着捡破烂维系生存的父亲,在看到了女儿在电视上天仙般的画面后,只为了跟女儿说一声“以你为荣”而自首。

        故事说不上多有冲突多有精彩,但是每个人物的都足够厚重。

        将剧本看完,李世信深深的闭上了眼睛。

        刘教练的台词和人物形象,慢慢的在他脑海之中成型。

        他觉得,这个角色刻画好了,应该对自己的演艺生涯很有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