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在线阅读 - 第三六一章:生未绚烂如夏花,便死胜秋叶静美

第三六一章:生未绚烂如夏花,便死胜秋叶静美

        .

        在众人的注视之中,四个被李世信一曲《报母恩》诛了心,已经快要崩溃的儿女颤抖着走到了殓尸台前。

        将酒精棉递到四个儿女的手中,李世信轻轻地将遗体上的白布掀起了一角,四人便看到了老太太肿胀的遗体上那干瘪的,似乎就剩下一层皮般垂在胸膛上**。

        在他们模糊的记忆中,那曾经哺育了四个婴儿的地方是那么的丰沃。

        可此时,它们却无力的垂着——丑陋且毫无生机。

        就像…就像是两只被掏空了东西,完成了唯一使命,而被随意丢弃的塑料袋。

        门外的一角天空响晴响晴,但此时此刻,仿佛真的有一道摄人心魂的惊雷,咔嚓一声劈在了四个儿女的头上!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四个儿女彻彻底底的崩溃了。

        “妈,我们错了,我们错了啊!”

        噗通。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老人的小女儿双眼一翻,昏厥了过去。

        而其他三个儿女也脱了力一般,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

        处置室门外。

        虽然不知道刚才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眼前一幕,众人也不禁唏嘘。

        看着李世信用白布挡着老人的遗体,指导着老人失了魂般的大儿子,擦拭遗体的最后部分,吴明摸了摸流到了嘴边的眼泪疙瘩。

        “世信这哪儿是在给老太太擦遗体啊,这是在擦这几个不孝子良心上蒙着的猪油啊!”

        一旁,张耀中长叹了一声:“老话说子欲养而亲不待是世间第一大恨。世信太狠了,在老太太最后一程,把这几个不孝子良心给惊醒了。可老太太马上就要入土……良心这个时候醒,这悔这恨,怕是一辈子都抹不掉了。这比杀人……还狠啊。”

        “依我看,就得这么治!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刘峰老爷子狠狠的拍了拍轮椅的扶手,叹道:“现在年轻人社会压力大,生儿养女,不强求他们在身边养老尽孝,可是送终是要送的啊!人死了这么多天都没发现臭在家里,这跟那……跟那山野里的走兽畜生有什么区别?自己老娘活的不像个人,死的更不像个人……这疼这悔这恨,他们就该受着!这才是天理,要是他们不觉得疼,不觉得悔,不觉得恨那才是没有人伦,没了天良啊!”

        “呦,都在呢啊?这是在干什么呢?”

        正在众人说话间,殡仪馆内又呼啦啦进了一大群人。

        听到身后的一声招呼,一群老粉赶紧回头,看到石阿贵带着一群面容枯槁的老头老太太走上前来,吴明眨了眨眼睛:“石老哥,你怎么过来了?”

        “这话说的新鲜啊!我不是都交钱入会了嘛?昨儿晚上你们不是说要到片场应援?我跟家呆着憋闷,正好医院里这些病友看了广告之后想瞅瞅墓地,我这就顺道带着他们过来了嘛。这怎么的,开始拍啦?怎么没看到摄像机啊?”

        伸着脖子垫着脚,看了看处置室里面的西洋景,石阿贵指着正在举着白布遮住遗体的李世信,嘿嘿一笑回问到。

        待众人七嘴八舌的将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石阿贵和他的那些病友都不禁沉默了下去。

        这些病友,大多都是消化科病房的CA患者,也都时日无多。

        得知里面的老太太遭遇,都默默的站到了门前……

        ……

        虽然是自家生意,但是看到李世信将四个客户家属彻底玩儿坏,蒋文海心里也是出了口气。

        没什么羡慕什么。

        真正经历过子欲养而亲不待的蒋文海,平生最看不起不孝的。

        但是毕竟做生意,他倒不会像李世信这样插手客户的家务事。

        站在人堆中,见到在李世信的指导下老人的大儿子将遗体擦拭干净完毕,他立刻对一旁感赶到的工作人员招了招手:“行了,李老师已经做得够多了,你们去为老人家把遗容做了。”

        “好的董事长。”

        “不用了。”

        正在两个新调来的入殓师进入处置室准备接替李世信之时,重新为遗体盖好了白布的李世信却摆了摆手。

        “注定我跟着老姐姐有这段缘分,就别换人了。”

        抬起头对蒋文海淡淡一笑,李世信才对两个进了门的入殓师点了点头。

        “李老师,您成么?这个……我们刚才观察了一下,遗体肌肤和软组织已经……有些腐败了。这种情况不太好处理,还是我们来吧。”

        两个入殓师见李世信这个非专业人士要上手,都有些担心。

        刚才过来的时候,这头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已经将情况和他们说清楚了;老人死亡时间过久遗体已经开始腐败,遗体的情况就如同一块发涨的奶油一般,稍不注意……弄掉了皮肉,那可就恐怖了。

        此前和家属起冲突的入殓师不给整理仪容推荐直接火化,也正是这个原因。

        面对二人的担忧,李世信微微一笑:“化妆我也学过,小心一些就是了。劳烦二位帮给老人家准备套寿衣,要丝质的,薄一点的。不然遗体……经不住。”

        虽然不知道李世信的化妆技术什么样,但是刚才李世信擦拭遗体时的细心,二人是见到了的。

        而且话说回来,这种情况的遗容,其实没有什么好整理的。不像是刚刚过世的,需要按摩软化肌肉皮肤,然后上蜡定妆。都已经这样了,无非就是敷些粉画下唇眉,让死者看上去有些生气罢了。

        听说李世信学过化妆,二人互相看了眼后,点了点头。

        “那李老师……您,小心。”

        “好。”

        对着二人回了个微笑,李世信深吸了口气,拿起了化妆箱中的刷子。

        老太太的面部已经浮肿,亏得本来清瘦,要是个胖人此时就已经呈现出一定程度的巨人观了。

        情况在他看来,还不算太糟糕。

        为老人换好了寿衣,李世信拿着刷子。

        仔仔细细的将老人二女儿手机中年轻时候的形象看了一遍,又回想了一下此前梦境中的化妆术,他动了。

        之前的梦境按照正常的时间流速,就是两个多小时一大觉的功夫。但是身处在梦中,李世信却却过了几年有余。

        阿彩的化妆术其实相当繁杂,除了妆容的基础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是类似于易容术的手法。

        但是这个易容术,跟李世信看过的小说电视剧里那种变成和人一模一样的不同。

        那是一种利用妆粉和油彩在面部制造阴影效果,营造被模仿人的面部突出特征。追求的不是丝毫间的形似,而是整体面部特征的神似!

        拿着毛刷,李世信轻轻沾了色号略重的粉底,轻柔的在老人的脸上挥动了起来。

        他的动作流畅而舒缓,裹在一次性手套的手指,仿佛捏着的并不是一支朴实无华的粉刷,而是提琴的琴弦。

        他的眉宇间带着认真和温柔,仿佛面对的不是一具腐臭的尸体,而是件价值连城的宝物。

        随着各种型号的毛刷在老人的面部轻轻挥动,各种妆料的附着......那肿胀的遗容……慢慢发生了变化。

        仿佛是枯木发芽般,那可怖且毫无生气的遗容,渐渐了有了生机。

        一旁。

        看着李世信忙活,所有围观的人群不自禁静下了心来。

        在这一刻,在场很多人的心中,不约而同的升起了一种“可怕”的想法;

        如果死了之后能被这么对待,那死……好像也没什么可怕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世信停下了手里的活计。

        再次将老人的遗容端详了片刻,他收起了工具。向后退了一步,恭恭敬敬的对老人鞠了个躬。

        足足过了十多秒,才重新起身拎着化妆箱走出了处置室。

        路过那几个面目无神的家属身边,他驻下脚步,“老太太的遗容处理完了,我已经尽力,你们看一眼吧。”

        李世信的声音,让四个儿女微微回了些神。

        互相搀扶着,四人蹒跚着走到了遗体旁边。

        只那么一看.

        刷的一下,四人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奔涌而出;

        “……妈?”

        看着殓尸台上那脸上不见了褶皱,皮肤光滑润泽,双眼微阖,嘴角含笑,似乎是刚刚将孩儿哄拍入睡,带着满足小憩在床头的母亲,二女儿疑惑着呼唤了一声。

        “妈,您是睡着了是么?您醒醒,我们不气您了。”

        “您醒醒啊妈,我们以后对您好好的,天天陪着您,行么?”

        在四个儿女的轻声呼唤中,四个殡仪馆抬尸员抬着火化用的纳棺走了进来。

        看着泪流成河的四人,齐齐的鞠了个躬。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

        “妈!!!”

        .....

        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抬尸员将遗体稳稳抬起移入了纳棺之中,缓缓抬出了处置室。

        围观的众人纷纷让出了一条道路,当众人看到纳棺中那看上去只三十多岁模样,安详富态宛若熟睡的遗容,不禁瞪大了眼睛。

        滴!

        获得附加强烈【敬意】的喝彩值,72530点!

        将一次性手套脱下的李世信,耳边响起了一声系统的轻鸣。

        生未绚烂如夏花,便死胜秋叶静美。

        不知名的陌生人,请走好!

        轻轻摘下手套,李世信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