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在线阅读 - 第四六四章:小伙砸,大爷跟你有缘呐!(求月票!)

第四六四章:小伙砸,大爷跟你有缘呐!(求月票!)

        听到李世信说的这些几乎就等于白嫖的条件,孙文举和姚望川二人立刻对视一眼。

        李世信说的俩条件有难度么?

        完全就不是个事儿啊!

        援朝纪念馆里关于抗美援朝的史实资料太多太多了,随便找个档案管理员一对接,这事儿就办了。

        至于冠名宣传,这算是条件么——以李世信目前在网络上的人气来说,这算是福利!

        援朝纪念馆是个啥性质的单位?

        就是文化局下属的一个公益性质展博,平时跟明星八竿子打不着,除了在一些纪录片或者是电视连续剧的片尾感谢名单里面偶尔能漏上那么一点光之外,平时的曝光基本没有。

        就连现在二十五万粉丝的官微,还是被李世信昨天点了名之后,狂涨了一波粉。不然也就是十万出头的关注人数。

        所以听到李世信提出的这些所谓条件,孙文举和副馆长姚望川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有诈!

        “那个,李老师啊,我们纪念馆参与进来,不拿出点儿像样的支持,就在您作品上冠名,怕是不妥吧?对了您这个作品现在进行到那个阶段了?是有了想法,还是在筹备了?”

        感受到孙文举言语之中的警惕戒备,李世信笑呵呵的摇了摇头。

        这人还是挺有意思的。

        而且脑筋转的也挺快,不愧是文化口上的领导。

        问作品进行阶段,八成是害怕自己昨天掀起的一波微博大战,是一场商业炒作。纪念馆参与进来,还有冠名关系再惹上什么麻烦,害怕自己是别有所图。

        李世信对援朝纪念馆有图谋吗?

        六月飞雪啊!

        像援朝纪念馆这种文化口下属的公益性质单位,不论是影响力和财政水平都非常有限。妥妥的一清水衙门啊。

        看着脸上带着几分戒备的孙文举和姚望川,李世信呵呵一笑。

        “其实也就是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也是昨天晚上才想到的。二位意下如何?”

        “额,这个......李前辈,真的除了提供史料和我们自有平台的宣传之外,别的什么都不需要了?”

        面对姚望川试探性询问,李世信颔首道;

        “你们不要多想,我只是现在手里有一些钱。我曾经也打过仗也流过血,刘峰老哥的事情给我的触动很大,我想要做点儿什么。钱不多,也就六七百万。我的能力有限,有多少钱我就做多少事,所以不用你们投资。

        只是你也知道的,我毕竟只是一个退了休,在娱乐圈里发挥一些预热的老朽。自己做这个事情道义上可以,但是名义上还是欠缺,如果有官方单位加入进来,宣传起来一个是会方便一些。另一个也是你们这些官方单位的渠道多,传播力度上也会强一些。

        我是这么想的,一件事要么我就不错,但是既然要做,自然是做到最好,让越多的人受到触动。

        孙馆长,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看着李世信风轻云淡的说完,几百万往几乎是公益性质的孙文举和姚望川呆了。

        滴!

        收到附加强烈【敬佩】的喝彩值,812点!

        立刻,孙文举就从椅子上起身,抓住了李世信的双手。

        “老前辈,真是惭愧......竟然让您自己掏腰包做这个事情......欸、别的不说了。前辈您放心,我们援朝纪念馆虽然不是什么权利单位,也没有什么能在物质上支持您的能力,但是只要是您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们说。能办到的,我们尽量配合,办不到的,我们尽量帮你沟通!史料什么的您只要需要,随时联系我们,这些都是举手治疗。至于冠名权,我们实在惭愧,不敢承受。”

        看着孙文举满脸的动容,李世信心中哼哼一笑。

        这孩子。

        胆儿忒小了也!

        谨小慎微的人,性格上有什么特点?

        缺乏自信啊!

        一个孩子缺乏自信的最大可能性是什么?

        缺乏父亲角色的关爱和鼓励嘛!

        “孙馆长今年多大?”

        “额、三十九。”

        三十九......那就是八一年辛酉年生人,属鸡的。

        自己这原身是是五四年,甲午属马......

        嗯!这属相上挺合啊!

        “父亲还好吧?”

        孙文举笑了笑,道:“我父亲他06年的时候就走了......对了前辈,我父亲也参加过南疆反击战。”

        “哦?!”李世信立刻坐正了身子,“哪个部队的?”

        “55军126师的。”

        听到这个番号,李世信脑海中老人的一串记忆一闪而过。

        闭上眼睛,将那些画面过了一遍,李世信重重点了点头:“126的兄弟们都是好样的,在谅山、同登打的很好,打的很猛。你父亲......叫什么?”

        “叫孙耀祖,他没立过什么大功,您不一定能听说过......当时他炮团军工队。”

        听到进一步的番号,李世信虎起了脸:“军工队怎么叫没立过大功?在南疆那头,要是没有军工人骡子,打什么?吃什么?喝什么?孩子,记住了。以后不许说你父亲没有功劳,所有人拿的功劳,都有你父亲的光在里面!”

        被李世信呵斥,孙文举反倒是坐正了身子。

        这话,别人说可能他不在意。但是晒过勋章的李世信说出来,作为老兵的后辈,孙文举心里一阵暖流涌过。

        “你父亲他......怎么没的?”

        “欸......心脏病。我父亲脾气大,还倔。从部队回来也坚持出操的习惯,05.06年那会就检查出心脏有问题,我们都劝他就别天天一大早就出去跑。他不听,结果06年冬天出去跑步的时候,就犯了病......发现的时候晚了,就没救过来。”

        看着孙文举满脸的痛惜,李世信站起了身来。

        使劲儿的拍了拍孙文举的肩膀,叹道:“当初在南面,大家伙不知道自己都能不能回来,彼此之前都有托付。万一出事儿,活着的就照应先走的。同是南疆下来的,见了面跟兄弟一样。虽然我没见过你的父亲,但是同袍之泽谁也割不断,今天有缘,从你这知道了耀祖兄弟,你这个遗孤,我照顾定了!文举啊,回头得空你带着,我去祭拜一下耀祖老哥。你要是不嫌弃,就叫我一声干爹!”

        “啊?”

        红着眼圈的孙文举眨了眨眼睛。

        不是...您老这爹来的太突然了吧!

        (??_??)????

        ......

        拉孙文举入伙,李世信看重的不是别的。

        是纪念馆的性质。

        作为全国、唯一一个反应援朝战争史的展博,它是教宣部指定的中小学生教育实践基地。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今年是抗美援朝战争五十周年!

        作为全国唯一的一家综合战争展博,现在看起来援朝纪念馆似乎除了提供一些历史资料之外没什么用处。但是再等几个月,这绝对是个自带优质流量的香饽饽啊!

        俗话说得好,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

        作为一个一心想支棱到天荒地老的老头,这个事儿早在当初微博上点名的时候,李世信就已经算计到了。

        眼下,看着孙文举一脸懵逼,嘎巴着嘴不知道怎么答话,李世信呵呵一笑。

        将手伸进了外衣的内兜里,将此前倚老卖老的重要道具——那枚二等勋章掏了出来。

        拉着孙文举的手,拍了过去。

        “军工老哥一样流血流汗流泪,你父亲是好样的,不能再让别人说他没有过功劳!这个,等到清明的时候帮我放到你父亲的坟头。”

        看着孙文举眼泪唰的一下就淌了下来,李世信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

        小伙砸,哪儿跑?

        快到老夫的碗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