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在线阅读 - 第四九零章:兔子们的大国梦!(求月票!)

第四九零章:兔子们的大国梦!(求月票!)

        在哔站的动态发布之后,李世信就全心投入到了动漫的制作之中。

        而接收观众的视频投稿,选拔老一辈人故事的任务,就交给了团队。

        接下来的两天,虽然《那兔》没有更新,但不论是在热乎上还是在互动活跃度上,都迎来了一波增长。

        在李世信的动态发送出去之后,一共二十多个实录视频出现在了那兔的互动区之中。而在这些视频中,几个亲历了抗美援朝的老兵,在网友们那里取得了强烈反响。

        “我当时是带着乡里面二十多个后生一起参的军,其实大家伙的岁数都差不离。可是我辈分大,他们都得管俺叫叔......仗打完了我回到乡里,乡里的老叔公看着我胸前类大红花,第一句话就是,你带出去那么多人,咋就你自己回来啦?哎呀......我当时的那个心情......哎呀,不说类,不说类。”

        “那时候不是有首歌么;广大妇女要开明,应当送郎去当兵,当兵真光荣,当兵真光荣,谁扯腿来谁孬种......歌是这么唱,可哪个当娘的不心疼儿子啊?我回到国内时候才知道你太奶瞎了的消息。当时我就问你姑奶,我说娘咋瞎的啊?瞎了你咋不来信跟我说一声啊?你姑奶就哭,说你太奶天天去村头听广播,一听说前方形势不好也哭,听说前方形势好了也哭。哭啥呀?老太太没上学过,可心眼好使着呢。形势好不好,都是前方交了火了。只要交上火,她儿子就不平安。你太奶,是想儿想瞎啦......”

        “我们一个连一百五十几个人呐,打到最后就剩下八个。我们那个连长啊,很能打。当时让那个.50的重机枪一下子就打在胳膊上了。那胳膊就连着一层皮挂着......

        那咋整?那还得打呀!冲锋号一响你不能退,只能往前冲!我连长就用牙咬死了个美鬼子,抢了把手Q,还往前跑......后来啊...打扫战场的时候就找着半截胳膊,人不知道死哪了。

        谢谢我?谢谢我干什么?你个小兔崽子好好学习,好好生活比啥都强,老子当初要是图你这上个大学都挂科的王八羔子感谢,还往前冲个屁?多生几个娃,省得我跟你爹天天和你这龟儿子操心......”

        种花家的建国时间其实不长,只有短短七十年出头。很多亲自经历过建国初那些历史重大事件的人都还在世。所以关于那些年代的故事根本不缺。缺少的,只一个能把这些故事体现出来的平台。

        而这些视频,绝大部分都是网友拍摄自己的祖辈。一个个亲历战争的老兵,跟自己的后辈讲述那些永生难忘的事情时,相比于一些纪录片里的采访,更加的生动。

        这些视频的出现,无疑为《那兔》的剧情增加了很大的厚度。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一群沙雕网友完全没有像李世信预想的那样,在互动区里面安安静静的看这些相关视频,然后吹水打屁,让自消消停停的去搞创作。

        这些网友的投稿视频倒是引起了不错的反响,但是一群沙雕网友在反响完了之后,回头就过来催更。

        在几万条催更评论的轰炸之下,用了五天的时间,李世信和创作团队终于将《那兔》第四集,做完了。

        ......

        儿少中心。

        ヾ(????)?“

        “老师,我肥来啦!”

        看着跟一群老粉混在一起的安小小,刚刚完成了第四集配音回到儿少中心的李世信皱了皱眉头。

        安小小的那部古装戏为了取景,上个星期在自己做动漫的时候整个剧组去了厦门。

        这几天虽然出外景,但是安小小倒是每天都发微信过来。李世信工作忙没时间搭理,这货索性也不说话,天天就发一大堆的美食和海景照。

        最后嫌烦,李世信果断的微信屏蔽了这个货。

        看着面前第一次独自跟剧组,没有自己的监督的安小小,在厦门海边拍了一个礼拜的戏,居然没有胖,李世信欣慰的点了点头。

        “很好,小小。看得出你这段时间还是比较自律的,竟然没胖。”

        (。-`ω′-):“多虑了老师,主要是因为吃海鲜不长肉......厦门真是个好地方!海边的大排档老板超有才,做菜还好吃,我超喜欢那里!”

        “......”

        看着过于真实的安小小,李世信无奈的摇了摇头。再次确定了这个憨批徒弟已经无药可救之后,跟一群老粉打了个招呼,便直接奔向了二楼的工作室。

        见李世信不搭理,安小小果断的黏了上去,“老师老师,我在网上看你做的那个动漫火了呀!下次配音请务必带上我!我安小小人美声甜,配音这个工作肯定能给你安排妥妥哒!”

        老夫现在口技了得,还用得着你?

        呵。

        盒饭不要的钱么?

        不顾安小小的纠缠,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之后,李世信便将装载着已经完成了配音的《那兔》第四集视频文件的U盘,插到了笔记本电脑上。

        看着互动区之内的催更大军,李世信吁了口气。

        也许我上辈子丧尽天良,才遇到你们这群白嫖党,还不完的帐昂昂昂~~~

        哼哼着不知道从哪儿听过的小曲儿,李世信抹了把脸,按下了上传键。

        来吧,韭菜们。

        催了一个星期了,天天催催催催。现在就让老夫看看你的情绪,有多足!!!

        哔站。

        “百度搜索:如何委婉的催更。”

        “百度搜索:作者不更新观众将他阉了算故意伤害吗?算的话判几年?”

        “百度搜索:66岁的老头怎么炖肉才能不柴?”

        “百度搜索:等更新等的心烦意乱,怀疑自己已经得了躁郁症,可以起诉作者么?”

        “卧槽信爷更新啦!”

        “百度搜索:将谎报军情的沙雕网友点天灯的具体流程。”

        “我靠!前面的沙雕,真的更新了,骗你是XPO粉丝!”

        “卧槽,还真更新了?”

        当那兔视频列表之中,第四集视频突然刷新出来,许许多多的网友如潮水般的点了进去。

        “本动画由,哔哩哔哩,抗美援朝纪念馆,基情支持。”

        随着刘峰孙子友情配音的片头,第四集的剧情正式开始了;

        承接第三集的剧情,兔子在三八线前以一己之力和白头鹰及约翰牛高卢鸡几个组成的联军拼了个旗鼓相当。

        三八线前,额头上留着鲜血的兔子,手里仍然紧紧的攥着一块板砖。

        “鹰酱,还来吗!”

        面对兔子的叫阵,白头鹰颤抖着看了看身后——那里,高卢鸡,约翰牛,南棒几个,已经口吐白沫的倒在了地上。

        “鹰酱,还来吗!?来的话就快点,我奉陪,到底!”

        面对满头鲜血仍然叫战不休的兔子,再看着兔子身旁那写着“勿谓言之不预也”的牌子,白头鹰手里的板砖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

        兔子和白头鹰的战争,结束了。

        但是兔子的奋斗,才刚刚开始。

        和鹰酱的一架,让兔子在毛熊面前涨了志气。一番撒泼卖萌之后,兔子向毛熊要来了各种援助,准备安安心心的搞建设。

        “亲们,新的种花家已经成立了!种花家的人民已经站起来了,现在让我们团结起来,让我们的祖国富强起来!外面的亲们,回来吧。祖国的建设,需要你们!”

        白头鹰的地盘上,一只心里揣着种花家的兔子,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看了看遥远的东方,握紧了拳头。

        “我,要回去!”

        与此同时。

        一片荒凉的戈壁滩上。

        “全体都有,坐!”

        随着一声口令,数以万计的兔子们齐刷刷的席地坐在了黄沙之上。

        “亲们,国内的仗打完了,国外的仗也打完了!一没让你们披红挂彩,二没让你们回家探望爹娘!为什么?为什么?!”

        “就因为鹰酱拿了一个小玩应!在咱们的头上悬啊悬啊,悬了好几年!毛熊也撤走了,瞧不起我们啊!所以没有这个东西,咱们就没地位!没和平,挺不起腰杆子!就不能安安稳稳的种地,过咱们的小日子!

        今天,我可以把这个为什么告诉大家了!我们就是要在这片大戈壁摊上,用我们自己的双手,造出我们自己的,蘑菇蛋!

        但是我把话说在前头,蘑菇蛋一天不搞成,我们就要像胡杨一样一直扎在这里!你们就不能和家里联系,不能告诉他们你们的消息,不能跟他们说你们在做什么,甚至不能让他们知道你们的死活。你们,愿意隐姓埋名,把你们的青春甚至是生命,搁在这片戈壁上吗?”

        随着将军兔中气十足的讲话,兔群中,一个兔子霍然起身。

        “搞出蘑菇蛋!”

        随着他振臂一呼,所有的兔子向天空伸出了拳头。

        “搞出蘑菇蛋!”

        “挺直腰杆子!”

        “挺直腰杆子!”

        山呼海啸般的呼喝,就炸响在了荒凉的戈壁滩上,震散了满天的风沙。

        再与此同时。

        一片“欢迎志愿军战士回国“的条幅下,一只胸前戴着大红花的兔子,被拦了下来。

        “亲,怎么了?”

        “亲啊,你在北棒那面做的而不错,但是你一身的本领不能只用在手术上面。你应该有更大的作用,我们跟毛熊讨到了一批进修的机会。你愿意去吗?”

        “去学什么?”

        “公共卫生,你愿意去吗亲?”

        “嗯!拿手术刀是百人敌,公共卫生是万人敌,我愿意!我们什么时候走?”

        “越快越好。”

        “好!”

        “亲,不回家看看吗?”

        “不用了。”

        面对同伴的询问,兔子将胸前的红花摘了下来,递给了一旁的战友,然后看向了家乡的方向。

        “妈妈会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