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在线阅读 - 第五七三章:强扭的瓜不甜,可它解渴啊!(求月票!)

第五七三章:强扭的瓜不甜,可它解渴啊!(求月票!)

        第五七一章

        “徐总啊!您好您好。”

        李世信热情的招呼,给电话对面的徐有贞的印象不错。

        “您好李老师,久仰大名。您之前给银联做的短视频广告就是在我们平台上投放的,那个时候就对您有很深的印象,最近两年我们茶豆网一直在致力于扶持网络大电影和网剧的制作,一直都想找机会跟您认识认识,但是一直没有这个机缘,倒是今天才知道了您的电话,真是惭愧。”

        电话这头,听到徐有贞的客套话,李世信暗暗一笑。

        姥姥的一直想找机会认识认识!

        之前老夫差遣三号干儿子主动联系你,那个时候你特么可没表现出来想认识老夫的意思。躲瘟神似的把老夫给拒之门外,这事儿可是梗在老头心里呢!

        “徐总贵人多忘事,之前老夫的《入殓师》在获得了大学生电影节最佳长片奖之后,老夫是托华旗广告公司的杨宽杨经理联系过您的,当时徐总对老夫以及老夫的作品,似乎并不太感兴趣?”

        电话那头,面对李世信的当面diss,徐有贞瞬间就起了一层白毛汗。

        您老都六十多岁了记性还真他妈的不错啊!

        猴年马月的事儿还记得这么清楚呢!

        滴!

        收到附加【尴尬】的喝彩值,225点!

        电话那头一阵蜜汁沉默之中,李世信的耳旁响起了一声系统的轻鸣。

        欧呦?

        躺在酒店床上,吹着空调喝着枸杞水,无缘无故的就割了韭菜,李世信眉头一挑。

        这情感,挺充沛啊!

        信爷将裹在身上的小被子一掀,坐直了身体。

        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电话那面的徐有贞干笑了两声,不再试图套近乎,而是开门见山的说起了这通电话的目的;

        “哈哈哈、这个,这个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不过那个不重要!是这样的啊李老师,今天给您打电话呢,其实也是有件事情想跟您谈一谈。我听说您最近在拍一部新戏,请问现在作品的播放版权出手了吗?”

        见徐有贞谈起了播放权的事情,李世信呵呵一笑,淡淡回道:“没有。”

        “那可真是太好了!”

        滴!

        收到附加【欣喜】的喝彩值,225点!

        “不过老夫不打算卖。目前正在拍摄的这部《伶》,老夫是打算在斗手,哔站以及微博三个平台免费面向网友投放的。”

        “啊?”

        滴!

        收到附加【慌乱】的喝彩值,232点!

        一听李世信的这个决定,徐有贞慌了:“是这样啊......李老师,我大致的了解了一下您之前的作品发布情况,发现您的作品大多都是在斗手和微博这样的大流量平台上免费放送。

        李老师,其实您完全可以考虑一下我们茶豆网嘛。从流量上来说,我们茶豆网用户超过一亿,日活不比斗手和哔站低。从政策上来说,我们茶豆可以为您这样的优质内容创作者提供包括会员点击分成,以及用户单片付费点播等多种收益方式。这不比您把内容放到其他平台上搞免费强多了嘛!

        你这种投放方式,确实能为您在短时间内迅速的聚集人气。但是李老师,作为一个内容创作者,您不觉的这样太亏了吗?您完全可以考虑授权我们茶豆网独家播放嘛!”

        亏?

        看着自己那依然可见些许褶皱,但却相比刚刚继承这幅身躯之时健康润泽了许多的手掌,李世信勾了勾嘴角。

        你根本不知道老头被人白嫖有多赚多快乐!

        那些沙雕网友看似在白嫖老夫,但是却像是辛勤的园丁般,用他们一次次贡献出来的液体在润泽着老夫,让老夫支棱茁壮啊!

        “亏我乐意。”

        此时,京城茶豆网总部内的一间办公室内,一个发际线已经岌岌可危的年轻人,双手捂住一张胖脸,将额头狠狠的磕在了办公桌上。

        duang!

        大爷您特么这是把磕往死里唠啊!

        “徐总,您没事儿吧?咋不说话了?”

        在电话那头李世信的连声询问中。

        想到今早时候,公司代总经理王梅将自己叫到办公室去,单独进行的一番交代,趴在桌子上,徐有贞的拳头握了起来。

        说个蛋!

        要特么不是因为在这个公司风雨飘摇的档口保住饭碗,抱紧领导的大腿,孙子愿意跟你这个老头说话啊!

        滴!

        收到附加【抓狂】的喝彩值,288点!

        酒店之中。

        听到电话对面传来的一声闷响,李世信勾起了嘴角。

        小样儿。

        当初你对老夫爱理不理,现在休怪老夫让你抑郁自闭!

        茶豆网上赶着联系到自己,李世信心里其实有计较。

        虽然说信爷自认为才华横溢,器大活好,作品质量和长度有口皆碑,深受各大平台韭菜的欢迎和喜爱。

        可如果说名气现在大到可以让茶豆网一个内容总监亲自联络,洽谈新作品的播放权,李世信是不信的。

        考虑到华旗刚刚完成了对茶豆网的控股操作,而《伶》的拍摄才刚刚开始,就获得了茶豆方面的青睐这么巧合。一个曼妙清冷的身影,已经浮现在了李世信的脑海之中。

        想到这里,李世信骚骚一笑。

        “徐总,你确定想要老夫......的播放权?”

        “李老师,我看明白了,您这是记恨着我当初没签您《入殓师》的梁子呢。李老师,这次我真是带着诚意来的,你可别逗我了。”

        电话那头的徐有贞话音里带了七分的苦涩。

        啧。

        看看,到底是年轻啊!

        把老夫想的......太没度量了。

        李世信砸了咂嘴,乐道:“想要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老夫有个不情之请。”

        “李老师,您说。”

        “老夫活了六十六岁了,回头看看这辈子什么都不缺,唯独缺贤少德,养了个不孝的儿子。虽然咱俩之前有点儿不愉快,可是一大早上能陪老夫煲电话粥这么有耐性,老夫能察觉的出来,你是个品行不错的人。”

        李世信这话,倒是让徐有贞心里宽敞多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谁还不喜欢别人夸自己好来着?

        “李老师,您过誉了。所以您有什么事?”

        “叫声干爹听听。”

        “......”

        啪嗒。

        徐有贞手里的电话,掉在了办公桌上。

        (σ-`д?′)您老怕不是老年痴呆?!

        滴!

        收到附加【羞愤】的喝彩值,287点!

        将手机远离了耳朵,避开了那一声巨响,李世信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这个社会怎么了啊?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暴躁?

        “李老师......”

        就在李世信为这个物欲横流,人与人之间缺乏关爱的社会而哀叹之时,电话那头徐有贞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播放权您要是不想卖,或者因为之前我拒绝了你的事情心里有怨气,完全可以直说,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羞辱我。”

        面对电话那头,几乎是咬着后槽牙说话的徐有贞,李世信微微一笑。

        “徐总,如果我没猜错。播放权的事情,不是你的决定。而是有人嘱咐你过来的吧?”

        “......”

        李世信的一声询问,让徐有贞神色一凛。

        想到新上任的代总经理早上的那一番交代,他心里边刚刚翻起来的怒意,一下子消退了大半。

        “小伙子,你们公司现在高层变动应该挺大的吧?”

        再一听到李世信完全说中了茶豆内部形势的推测,徐有贞不自觉的坐直了身子。

        “李老师,您......”

        “呵呵,别问。我就问问你小伙砸,想升职加薪么?想走上人生巅峰吗?”

        电话中李世信那从容淡然的询问,仿佛一根无形的钢针,一下子刺穿的徐有贞的心脏。

        目前的茶豆,可以说是多事之秋。

        自打公司被华旗完全控股,并开除了前任总经理之后,公司在人事上进行了一番大规模的调整。

        作为茶豆没上市之前就担任内容主管岗位的徐有贞,这几天可是连觉都没睡好。生怕哪天起床自己就被调到哪个边角岗位,给新管理团队的嫡系让路去了。

        现在,品味着李世信言语之间透露出来的从容,以及代总经理刚刚上任,就交代自己照顾电话那头这个老人背后的信息,徐有贞咬紧了牙关。

        呸!

        把我徐有贞当成什么人了?

        我徐有贞......是有节操的!

        就算你是有集团高层管理的关系,又能怎么样?

        休想让我认贼作父!

        “叫干爹。”

        “干爹。”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一切都显得极为不真实——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走着走着突然一脚踏空,然后灵魂漂浮在了半空中,看着自己的肉体急速的坠落。

        这时候的感觉不是痛苦,不是恐惧,而是一种难以名状的迷惘和无助。

        此时的徐有贞仿佛就漂浮在这样的半空中,怀着这样的而迷惘和无助,看着拿着电话的自己露出了令人作呕的讨好,对着电话那头叫了一声——“干爹”。

        不!

        这不是我想说的!

        在这一刻,漂浮在半空中的徐有贞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乖,好孩子。你现在可以带着合同过来找我了,我在怀柔影视基地中影酒店。”

        “好的干爹,我马上就到。”

        漂浮在半空中的徐有贞,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徐有贞再次用一种近乎谄媚的语气叫出那个称谓,留下了屈辱的眼泪。

        他知道在这一刻,那个有节操的自己......

        死了!

        另一头。

        李世信心满意足的放下了电话。

        对着清晨的阳光,张开了怀抱。

        这种感觉.......就是这种感觉!

        强扭的瓜虽然不甜,可他解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