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在线阅读 - 第六零一章:十年绝唱,浪迹人间!(二更,求月票!)

第六零一章:十年绝唱,浪迹人间!(二更,求月票!)

        第六零一章

        茶豆APP之中。

        随着刚刚看完了第三集,被李世信断章卡了脖子般难受的网友涌入到最新OST“十年人间”之中,这个刚刚上传不到五分钟的视频,弹幕量就已经爆炸!

        特别是听到OST的音乐前奏一起,许许多多被《二月红回忆》圈来的新粉,炸裂了。

        也就是在这一片“赛高”和淡淡的前奏之中,视频的画面呈现了出来;

        码头上,抱着襁褓中不断啼哭的婴儿和仓皇中收拾散乱的包裹,孙家少爷拉着小月登上了一艘渔船。

        燃烧了几天的战火,还没来得及波及到这个天津卫的小码头。

        夕阳之下,站在随着水浪起伏的船头,小月回首望向了京城的方向。

        远处不见京城,就只能看到一轮被硝烟染得愈发橙红的夕阳。

        “媳妇儿,你在看什么?”

        穿着粗布短衫,已然没了富家少爷气派的孙少爷拉了拉自己老婆的衣袖,问了一句。

        拍打着码头的水浪声中,小月强笑着转过了头。

        “没什么,长这么大我还没出过京城。虽然打小儿就被我爹卖进了戏班,也没个家。可是遮风挡雨的地方......就算是个家了吧。”

        注意到小月脸上掩藏不住的担忧,孙少爷站到了她的身边,握住了她的肩膀:“媳妇儿,当初当着日本人的面唱那出《擂鼓战金山》,后悔么?”

        小月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握住了肩膀上那只已经变得粗糙的大手,笑了:“孙少爷,当初当着日本人的面,为我那一出《擂鼓战金山》叫好。您,后悔了么?”

        剧情进行到这儿,背景音乐的前奏结束。

        李世信那充满磁性的嗓音,伴随着二胡吉他架子鼓的伴奏,在画面之外亮了出来!

        “光,可寻来路艰险,也可照前路坦荡。

        光,补填残陋世相,无须度量。”

        李世信那豪迈的嗓音之中,看着小月脸上被夕阳映衬得亮晶晶的汗珠和那揶揄的笑容,孙家少爷咧起嘴,站直身体,挑起了大拇指;

        “那一天,整个四九城登堂入室的名角儿没一个敢站在台上。唯有成家班赖小月,批锦甲而登台!

        那一天,听闻赖小月登台为日本人献艺,路过的爷们儿汉把唾沫啐了荟萃楼一整墙,明面上一个个的都心系家国,可论谁也没敢当着日本人的面说句去你妈的!

        那一天,成家班赖小月在台上用一折子《擂鼓战金山》,把日本人和那些个一门心思不抵抗的乌龟王八蛋骂了个痛快!

        那一天,我孙又龄有幸在场,带头叫了声好。一声叫好败了家财万贯的孙家不假,可直到现在,四九城里的爷们儿提起咱,都还得先竖一个大拇哥!

        世上朽木庸人何止万万,其中九成庸庸碌碌一生,无善无恶无为无名。能有这般经历,我孙又龄......有何好悔?!”

        看,你计算的无常,和你来时的彷徨。

        看,终有勇气独挡,人世荒唐。

        愈来愈澎湃的背景音乐之中,小月莞尔一笑。

        抱紧怀中的婴儿,将身子靠进了那个她将全部赌注压上了的男人。

        在这一刻,她是赢家。

        “起,锚!”

        随着船夫的一声号子,小船摇摇晃晃的,背对着夕阳,向着天边升起月牙儿的方向,出发了。

        随着小船儿的渐行渐远,背景音乐,到达了高潮;

        ......裂过碎过,都空洞的回响。

        到最后,只庆幸于夕阳仍留在身上。

        来不及讲故事,多跌宕!

        有最崎岖的峰峦,成全过你我张狂。

        海上清辉与圆月,共进杯光!

        有最孤傲的雪山,静听过你我诵章。

        世人惊羡的桥段,不过寻常......

        随着李世信那标志性的戏腔,犹如划过天空的流星般,钻进了所有观众的耳朵。茶豆APP的弹幕,炸了!

        “泪流满面。看过那么多形形色色,才发现世间最难得的怕就是爱情。有的先天聪明一点即通,有的后天磨难挫折成就,不巧的是先天后天有的人都是孑然一场。此等乱世,小月能遇到孙又龄,孙又龄能得小月,真真儿是人世间的大圆满。然后......这首歌,绝了!”

        “卧槽!卧槽!卧槽!”

        “吃了没文化的亏,这一段听的泪流满面,可是满**都是卧槽,一点儿旁的骚话都想不出来了啊!”

        “尼玛我耳朵炸了,信爷......你特么是什么神仙啊?!”

        “室友问我为什么跪着看视频,我把耳机线拔了,现在他们都跪在我身上!”

        “网抑云听了老爷子的《二月红回忆》来的,特地冲了VIP。就冲今天这一首歌,妈的这个老头的全年KPI我包了!年费走一波!”

        “茶豆APP土著一枚,在茶豆办了三年的VIP,甚至为了追剧看过VVIP。当充值已经变成了习惯,直到今天才觉得这钱没白花啊!谢谢茶豆,让我看过了今年最好的一部影视,听过了今年听过最好听的歌!”

        “兄弟们,信爷拿出了诚意,把作品的质量摆在这里了。白嫖了信爷那么多部作品,现在你们......怎么说?”

        “不用说了亲!刚才我给我妹安利《伶》,她竟然说不喜欢京剧类型的电影。现在她所有的内衣内裤都已经让我扔到了楼下。我现在正在给我妈安利!”

        “刚才让我爸充值VIP支持信爷,他不充。我现在已经把所有他藏私房钱的地方告诉我妈了,我妈正在用她的手机交年费!“

        “少特么说骚话!搞点实际的,各个平台走一波,帮着信爷茶豆这边引个流!钢铁护爷侠!冲鸭!”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演万物。万物,不如你!钢铁护爷侠在此!信爷,牛逼!”

        “信爷,你只管牛逼,我们负责吹!”

        在每一秒都数以千计滚动的弹幕之中,OST“十年人间”的剧情,走到了最后。

        夕阳照应着一片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小船上的赖小月从装着细软钱财的包裹中,掏出了一份已然泛黄了的文书。

        “媳妇儿,这是嘛呀?”

        “我的卖身关书。”

        “不是,这破玩应儿你还留着它干嘛呀?”

        “师父赶我出班的时候塞给我的,我......留个念想。”

        “现在你是我的了,赶紧扔了扔了!”

        “欸?!”

        争抢之中,那泛黄的关书被海风吹向了天空。

        镜头,随着那泛黄的卖身关书与夕阳下的海鸟一起飞舞向远方。最终,画面就定格在了那已经模糊了的关书之上。

        “今有赖玉竹情愿将独女赖小月作价伍元卖与成家班学艺,特立关书为证。学艺七年,卖艺三年,学艺期间吃穿用度科班所供,调教管罚,打死勿论。但天灾人祸,车扎马踏,投河觅井,悬梁自尽,各安天命,不予科班想干......”

        有最清瘦的字迹,都已随记忆泛黄。

        而我再度铺垫起,下个......篇章。

        随着插曲的最后一句唱罢,画面,渐渐暗去。

        也就到了这个时候,才有网友琢磨出了不对味儿;

        “靠!咱们催更了辣么久,到头来信爷这个老魂淡也就放出了一个OST,正片呢?成家班和于文山那还被小鬼子踢门呐!”

        “尼玛!前面的兄弟睿智,你要不说我都忘了这茬啦!赶紧的,兄弟们,到各个平台去给我吹!把萌新搞进来,让他们看到第三集上不上下不下,跟咱们一起催更哇!”

        滴!

        收到喝彩值,454141点!

        中影数字中心。

        听到耳边传来的一声喝彩值到账的系统轻鸣,再看着节奏再一次被带偏,不吹彩虹屁反倒又又又又又催更的沙雕弹幕,李世信皱起了眉头。

        姥姥!

        你们就不能让老头喘口气儿?!

        刚才说好的务必珍重呢?

        刚才口口声声的关怀备至呢?

        ???°益°??

        假的,全都是假的!

        呸你们一群莫得感情的催更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