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在线阅读 - 第821章:牌局亦是战场!(求月票!)

第821章:牌局亦是战场!(求月票!)

        第七七五章

        顾鹤凉了这件事情,李世信从一开始就从来没有怀疑过。

        说实话,在当下的娱乐圈里面混,什么京圈什么港圈都无所谓。

        真正能让一个导演或者演员在这个圈子里一直红下去的,无非就有三个因素——资本,作品,观众。

        资本是天时,能让一个艺人在出道之处或者说是最需要的时候,不因为钱的问题而折戟沉沙。

        作品是地利,能让一个艺人能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去变着法的博名声圈韭菜。

        而观众则就是人和,艺人能不能红,可能这个因素占据的比例是最低的。但是一个艺人能不能长久的红,这个因素绝对是最重的那个。

        像顾鹤这种坐拥京圈资源,作品不缺各方支持的大佬,很明显在舒适圈里待久了。火速成名之后忘了思考自己的未来,确定自己下一个阶段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这个世界上很多看起来莫名其妙的事情就是如此,一个看着挺成功的人一下子栽了个跟头,往往不是出于飘。而是出于懒——舒适太久了,已然忘记了自己当初是怎么过来的,且懒得想自己下一步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就跟某些起点书写的稍微好了那么一丢丢,就不努力更新的狗作者一样。

        所以这样的人栽跟头,在一直对自己有着清晰认识,且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又要往何处而去的李世信来说,一点也不奇怪。

        说白了像顾鹤这种只靠着一小撮死忠粉簇拥,大部分名望都要靠资本和以前的作品来维系的艺人,其实脆弱的很。

        只要大众观众针对,资本自然背离,以前的作品被人摆在阳光下面扒,不凉是不可能的。

        至于那几个站出来跟自己对线企图蹭热度的跳梁小丑,李世信要不是为了喝彩值太香,搭理都不想搭理。

        随着互联网日益加深人们对事物的信息接收宽度,很多事情的真相都已经付出了水面。

        九年制义务教育最大的意义不是让人学会鸡兔同笼几只脚,也不是让人能听懂磁带里那搞gay一般奇怪口音的英语长句,更不是让人精通那些日后可能只会写写辞职报告这种文章的语文,而是让人具有独立辨识事物的基础思维,分类接收信息的能力。

        很庆幸的是,它已经普及了。

        随着90一代正式成熟?    像艾大金和圆圆这种网络垃圾?    被人道毁灭社会性死亡只是时间的问题。

        若是没有网友贡献的喝彩值,理这种垃圾都耽误自己支棱!

        卧室里。

        看着自己系统之中重新积攒到了近两百万的喝彩值?    李世信哼哼一笑。

        再次强压住想要抽奖的手?    他直接将全部的喝彩值投入到了寿命选项之中!

        没办法,现在喝彩值虽然收益越来越高了?    但是升级之后系统1:10000的兑换比率,也真是要了老头亲命。

        “这是想让老夫拼死拼活的为了活命和支棱继续奋斗啊!老夫.....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寿元百年?    举式无双?    光荣退休啊?!”

        随着李世信一声怒吼,一百九十多万喝彩值瞬间化作无数光点,涌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滴!

        用户系统面板已更新;

        用户:李世信。

        身体年龄:39年120天。

        寿命余额:10年228天。

        当前喝彩值:7397点。

        确认了一遍自己马上就要突破十一年的寿元,李世信深深的吸了口气。

        很好?    老头。

        你再一次克服掉了赌狗的习性?    为你长命百岁的大业添了砖加了瓦。

        你,牛逼!

        默默的给自己点了个赞,李世信直接起身套上了衣服,负手出门向儿少中心走去。

        ......

        这一段时间李世信忙着拍戏,虽然老粉们借着地利天天去剧场探班?    但是并没有多少亲近的机会。

        现在戏拍完了,手头上的事情暂且告一段落?    李世信想着怎么的也得过去好好看看。

        当李世信到达儿少中心的时候,每天准时上班打卡的老粉们已经在小剧场里集合了。

        不过近来一段时间蓉店开戏的剧组比较多?    就连一向没饭吃的群演都跟着涨价,所以小剧场里并没有举行什么话剧演出。

        作为小剧场经理?    李世信工作室的大管家?    张硕也一样没在。

        李世信走进大门的时候?    一群老头老太太正在分成几帮,欢乐的打牌聊天。

        而刘峰吴明那一帮,则是占据了整个小剧场最核心的位置舞台,放了几张桌子一边用养生壶喝着枸杞大枣水,一边在几员小将的伺候下搓着麻将。

        “吴奶奶,您这么打不对。这张打出去您可就缺幺啦!”

        从侧门进来,听到林麦琪那奶声奶气的支招,李世信顿时皱起了眉头。

        之前让老吴帮着呆几天孩子,这怎么带的啊?

        这才几天啊,都知道缺幺断九这一说了?

        中文进步的很快啊!

        “呵。”

        面对小麦琪的提醒,吴明不屑的撇了撇嘴,看了眼下家。

        那里,赵瑾芝正穿着一身宽松的阿迪达斯运动服,用两根涂了丹寇的手指捏着一张牌轻蹙眉头。

        “小麦子,奶奶教你啊。这打麻将可是咱的国粹,这一门艺术的精要之处,不是在于自己胡不胡牌。而是在于怎么样才能让你不想她赢的人得到她期望的牌。怎么样才能让你想他赢的人,拿到他想要的牌。懂了没?看好了,幺鸡!”

        吴明的教导,让年仅六岁的林麦琪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

        带着深深的疑惑,她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赵瑾芝。

        “赵阿姨,所以吴奶奶是在针对你么?”

        “哦......”

        小妮子的询问让赵瑾芝从当下难舍难分的中门对狙中抽出了神来,轻轻的拍了拍小妮子的脑袋瓜,她莞尔一笑。

        “首先,你得叫我奶奶。然后就是,别听这个丧偶老女人的歪理邪说。打麻将这个东西啊,靠的不单单是心机和算计。它更多时候,要靠那么一点点的天生丽质,以及......”

        说到这,赵瑾芝伸出纤长的手指,摸了张麻将。

        用拇指的指肚轻轻摩挲一番后,她勾起了嘴角。

        将那张牌翻起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以便让所有人看清牌面,赵瑾芝用兰花指捻起桌子上的一根棒棒糖,妩媚的放进了嘴唇里。

        “会儿,自摸,胡了。”

        看着赵瑾芝那英姿飒爽大杀四方的模样,林麦琪瞪大了眼睛。

        “赵奶奶好......好厉害!”

        “我说,你们俩要不换个位置。好好的打个麻将,怎么搞得跟抢男人是的?孙儿,这放你们年轻人那,叫,叫啥场来着?”

        一旁,听到爷爷问话,正襟危坐的刘峰孙子抬起了头。

        他长长的吁了口气,目光中含着羡慕得眼泪。

        “回爷爷的话,白学现场!”

        看到这样一幕,李世信装作啥也没看到的样子,轻咳了一声。

        “哈,打麻将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