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高龄巨星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二章:武林公主(求月票!)

第一千零二章:武林公主(求月票!)

        那对送别的父女就像是涛涛大海中的一小堆浪花,不大一会儿便在嘈杂的人海中消失不见。

        目送着女孩消失在街角,李世信淡淡一笑。

        不知道为什么。

        相比于喧闹繁华的大城市,这种充满烟火气,总能看到为生活而奔波的地方,他总是更有亲切感。

        正当他将这个生活素在在脑海中品味着,消化着的时候,两个身影分开人群,匆匆的走了过来。

        为首那女人身形魁梧,步履矫健。

        后面跟着的男子一袭长发飘飘,顾盼之间颇有柔情。

        “李师父,路上塞车了!让您久等了!海涵,海涵呐!”

        “小小!”

        “母上大人,父上大人!我想死你们了哇!”

        看着性别特征完全倒转,反而显得格外般配的安燃程霸天夫妇,李世信呵呵一笑,迎了上去。

        ......

        到了停车场,登上那程霸天的那台大金杯,时间已经将近十二点。

        坐在金杯的后座上,看着依然络绎不绝前往车站的出租车,李世信砸了咂嘴望向了坐在副驾驶上面的程霸天。

        “德阳这里,外出打工的人还挺多啊。”

        “嗨,李师父第一次来不知道。”

        听到身后李世信的询问,程霸天费力的转过身来,解释道;

        “我们德阳自古以来就是川蜀比较穷的地区。特别是农村地区,本身没有什么产业,耕地还少。每年到了年后这个时候,好多德阳人就得出去打工赚钱。莫得办法,要讨生活的嘛。

        现在不想是以前喽,村子里还有学校,就算不出去也能活人。现在大部分的中学都合并到城镇,孩子或者是在城里住宿,或者是家里的婆娘带着陪读,一年花销都要好几万块。

        在家里这边打工,年年别说是赚钱,怕是连温饱都难搞哦。去南边一个月工资都有几千,勤快些不怕吃苦一个月赚八九千块的也常见,这样一年下来,至少能应付花销,还能有些富余。”

        说起自己的家乡,程霸天的话兴就上来了。

        “说起这个,我们程家武馆其实也是靠着外出务工才开办起来的。我们家是武术世家,可是在我爷爷那一代就不靠着这个吃饭了。我爸爸以前在农机厂上班,后来下岗之后也跟着同乡在外面讨生活。

        外地人嘛,到外面难免受欺负。受本地人欺负,受别的地方的工友欺负,也受包工头和老板欺负。我老汉气不过,在工地跟人打架,一来二去就打成了包工头了嘛。后来利用休息的时间教同乡里人学几手拳脚,一来二去反倒是在十里八乡有了些名气,后来不干包工了,这才回到德阳重新把武馆开了起来。”

        得知程家的家史,李世信哭笑不得。

        “敢情,老爷子还是外出打工时候创下的名声。嗯,倒是有些时造英雄的意思。”

        “李师父见笑了。”

        正在这时,负责开车的安爸抱赧一笑,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李世信,怯怯道;

        “他们程家武术太过霸道,那些年我岳父在外面打工的时候,带着那些徒弟连带着手下的工人闯出的都是恶名。后来有段时间,外面招工的听说是德阳人都不爱用。也就是这几年,国家政策好了,民工的地位提升了,不用拼死拼活,德阳的名声才强了那么一些。”

        跟李世信解释完,安燃才鼓起勇气,冲着自己老婆说了一句;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和李世信说话时被安燃插了嘴,很明显让程霸天万分不爽。

        “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像你二叔一样,学了二十年太极拳,在外面被人打得肋骨都断了,还嚷嚷着道法自然,当忍则忍就好了?”

        一巴掌拍了过去,将安燃整个人吓的一缩脖子,才收起瞪着铜铃般的眼珠,对李世信歉意一笑。

        “李师父,又让你看笑话喽。”

        “额......”

        看了看坐在身旁满脸淡定,对刚才发生的一幕仿佛司空见惯了的安小小,李世信咧了咧嘴。

        ......

        德阳的面积不大,人口也不多。但是巴蜀这边的地形比较奇特,整个德阳城在两座山脉的脚下,呈一个长条形延伸。

        从火车站到安小小家,几乎是横跨了整个山城。

        一路上听着程霸天说着武馆的趣事,以及当初家里老爷子打天下的奇闻,李世信倒也没觉得漫长。

        其实对于程家的历史,他倒是挺能理解的。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外出务工的环境实在说不上好。

        李世信虽然没当过农民工,但是本体的见识在这里摆着,也知道拿当下的标准去说那个时候的事,肯定是有偏颇。

        在车匪路霸还存在,外出打工经常被包工头和工地老板坑的时代,要求没有文化只有一膀子力气的工人遵守法律遵守底线,这不公平。

        他反倒是挺欣赏程家老爷子这种路见不平,挥拳相向的脾气。

        颇有一种古早时期的侠气意味。

        话又说回来,对于安家人这种不论外界如何我自巍然自重的品格,他也抱十分的敬仰。

        在不公平的环境中,能够恪守本心,淡然的对待这个世界,往往要比逞一时之快更难——特别还是在有反抗能力的前提下。

        所以一路过来,安小小的家庭环境让李世信更加觉得有意思。

        这一家人......太矛盾了。

        道家的思想,侠士的做派,竟然还能以家庭的方式糅合在一起。

        然后早就出自己这混吃等死的徒弟,这么一朵大号奇葩......

        费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地方,已经是后半夜。

        时间太晚,李世信拒绝了程霸天夜宵的准备,便在武馆的客房中安睡了下去。

        赶了一天的路,他很快就沉入梦乡。

        仍然是一夜无支。

        第二天早上,伴随着武馆附近竹林里鸟儿的啼鸣,李世信幽幽的睁开了眼睛。

        昨天回来的太晚,天都已经大黑,周围的环境他也没来得及细看。

        胡乱披了件外衣,他走到了窗前,推开了拉着百叶的窗子。

        待窗外的景色映入眼帘,看到那占地怕不是有一两万平米的三层矮楼,再看着周围广袤的竹林和尽收眼底的群山峻岭,以及......那一大清早就起床,在朱林前练着桩功,挑水过桥的百来号年轻人们,李世信瞪大了眼睛。

        “好家伙!”

        这哪里是武馆?

        谦虚了。

        这特么明明是武校啊!

        正在他暗暗惊讶于自己大徒弟的身家之时,楼下一个小小的身影,叼着牙刷趿拉着人字拖,迷迷糊糊的顿到了武馆的大门之前。

        “小师姐早安!”

        “四代弟子孙建利给小师姑请安!”

        “四代弟子王利发,见过小师姑!”

        看到一群站在木桩上的年轻人给自己打招呼,无精打采的安小小挥了挥手里的牙刷。

        “唔唔,不错不错。这段时间我安小小在家修整,都知道怎么办了吧?”

        “师侄愿孝敬师姑牛肉干十斤!”

        “师姑,俺过年回来的时候带的炒花生,早就给师姑留着哩!”

        听到这,安小小的眼睛里才露出了些许满意的笑容。

        “很不错,有长进。嗯,都有长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