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疯狂心理师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六章 说不清楚

第七百三十六章 说不清楚

        虽说刘田田急急忙忙的样子在医院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沐春却发现,不论这样的事发生多少次,当刘田田上气不接下气跑到五楼时,他的心都会跟着抽搐一下,好像是有人用手术夹夹住了他的心脏一般。

        这种紧张的感觉沐春知道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摆脱,一名医生的紧张感和普通人有所不同,同样一件在医院发生的紧急的事,医生和病人的感觉也是不同的,不同医生的感觉当然也是不同的。

        一般来说,楼下发生紧急情况的时候医生都是比较冷静的,何况楼下有方明这样优秀的外科主任医生,还有尽心尽责的沈子封,贾副院长本人也曾经是在一线工作的医生,如果是女病人出现问题,有江洪主任坐镇,大部分情况她都是见过的。

        遇到问题冷静处理既是医生的职责,也是医生在日常工作中逐步养成的素养,如果连发生紧急状况,医生都不知道该以怎样的状态去应对和解决,那么医生的职业能力也真的就堪忧了。

        病人应当信赖医院和医生,医生本身也就该是值得病人信赖的。

        在医院这样分分钟都可能出现紧急情况的地方,如果医生自己都慌忙乱了阵脚,病人的健康可真的是错付了。

        刘田田这样匆忙跑到五楼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这些医生都没办法了所以来找身心科帮帮忙想想办法,这在之前的一两年时间里几乎是花园桥社区卫生中心默认的方式之一,比如之前双胞胎姐妹的事,之后家属来医院找麻烦的事,等等。

        总之,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的。

        “沐,沐医生,说是,说是你的病人。“刘田田拉起沐春的白衣袖口就往楼梯口跑。

        ”我的病人?“沐春问道。

        ”吴芳梅在楼下,说是谁也帮不上忙,要找沐医生才有用。“

        ”又是吴阿婆?“楚思思放下手上的ipad,”吴阿婆是不是幻想症又犯了?“

        ”幻想症?你们在说什么?“拿着柠檬皮的洛杨一脸懵地说。

        ”诶?你们到底让不让沐春跟我下楼,要不然你们都去吧,反正啊,身心科的病人都是有手有脚,跑步跳舞不在话下的。“

        ”这倒是。“洛杨无厘头地连连答应,”比如小明哥,你看,怎么也不像是个病人的样子是吧。“

        “也不是所有犯人脸上都长着犯人的特征啊。”沐春轻描淡写回了一声,随即推开刘田田的手,“楚医生正在治疗过程中,我跟你下去看看好了。“

        刘田田刚想答应,又打量了一下洛杨和沈小明,“洛杨是警察吧。”

        “狱警,狱警。”洛杨略带不好意思又有几分骄傲地昂起了头。

        ”那我的意思是,你要么一起下楼去,我怕家属一会跟来了我们说不清楚。“

        ”家属?医闹被我撞上了?”洛杨放下柠檬,对着沈小明说道:“小明哥,我们也下去瞧瞧,反正我们在这也没啥事干。万一真有什么家属不讲道理的,我们也能帮上点忙。”

        刘田田和楚思思对望了一眼,随后楚思思点了点头,“那我们一起去吧。”

        “行啦行啦,快点吧。”刘田田带队,一群人来到了沈子封的诊疗室外。

        吴芳梅眼神特别好,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的沐春,随即赶紧冲到沐春身边,身形矫健完全不像是一个已经是个祖母辈的老年人,“沐医生,沐医生。“吴芳梅对着沐春大喊。

        “吴阿婆,您先冷静,冷静,慢慢来。“沐春急忙安慰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您先把事情的始末告诉我,然后我再帮你想想办法,好不好?“

        “这事情还怎么想办法,我已经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沐春的视线穿过吴芳梅,看到了坐在椅子上,崴着脚,手臂不自然的弯曲着,乍一看就像是摔断了手臂一样,至少也是骨头错位。

        这个阿婆有些眼熟啊?

        这不是之前来看急诊又不配合治疗的阿婆吗?上周也是跟着吴阿婆一起来的,那天是沈子封值夜班,老人家不肯拍片也不肯好好治疗,非吵吵闹闹着要回去,怎么好想突然当时的一幕又重演了一般?

        吵吵闹闹的诊疗室里,沈子封一脸无辜地拖着腮帮子,看起来脸色有几分疲惫,想来他已经说过很多话,该说的都已经和病人说清楚,但是病人完全不打算配合吧。

        一般来说病在谁身上,自己肯定是最着急的,像刘阿婆那样自己完全不着急的并不常见,可是在医院这样一个人生百态时时刻刻上演的地方,疼在身上却仍然不着急治疗,医生比病人更着急的现象并不罕见。

        沐春小声问吴芳梅,”这是上次你陪着来医院的刘阿婆吧。“

        ”诶呀,小沐春的记性真的好,这不是,又被我遇上了,说好让我今天去她那里听曲子喝茶的,本来想着还挺高兴的事,谁知道我在客厅等她泡个茶,也不知道她在厨房忙什么,突然就摔倒了。“

        ”摔倒了?“

        ”可不是嘛!肯定是摔倒了啊。“吴芳梅现实十分肯定,然后被沐春这么一问又有些犹豫。

        ”你看到她摔倒在地还是怎么回事?“沐春紧接着又问。

        这时,刘阿婆突然吃力地站起身,对着沈子封说:“医生啊,我真的没什么事,刚才救护车来这里的路上啊,我都不觉得疼了,我估计吧就是有点扭伤,贴个膏药什么的一会会就没事了,都是吴阿婆太紧张了。”

        “你这个怎么叫没事呢?你这个骨头都伤了,不治疗是不会好的。”

        沐春相信,沈子封这话已经说了很多遍,刘阿婆也不是听不懂他的话,又是不肯接受治疗,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恐怕想要刘阿婆自己说并不容易,这更让沐春疑惑,首先,她为什么不要治疗,其次,刘阿婆究竟为什么总是受伤,她的手腕有大大小小,新新旧旧好几处伤,这些伤到底说明了什么?

        如果不知道原因,只怕是之后刘阿婆还会继续受伤,继续不接受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