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叶凡秋沐橙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 第1525章 杀你如杀鸡

第1525章 杀你如杀鸡

        “不是,韩宗师,我...”

        电话那头,魏家家主魏尘焦急说着。

        可是,还不待魏尘说完,这位韩姓宗师便打断了他的话语:“魏家主,感谢客套的话不必多说。”

        “你若真想谢我,也得等我杀了那燕京王之后再谢。”

        “好了,不说了,我赶时间。”

        “一会儿除掉那燕京王之后,我还得去莫家拜访一趟。”

        根本不待魏尘说话,这位韩宗师说完话便直接挂了电话。

        “喂~”

        “韩宗师?”

        “您别去啊~”

        中海这边,魏尘整个人都要急疯了,冲着电话叫喊,可是对方已经挂断了。

        “这老东西,是要害死我魏家啊~”

        魏尘整个人是又气又怒,低声骂了几句之后,便又打了过去。

        “魏家主,你怎么回事?”

        “我不是都给你说了吗,一个无知后生而已,我败他如败狗。”

        “怎么,莫非魏家主信不过我?”

        燕京之地,刚刚走下飞机的韩宗师有些恼怒。

        这魏家人三番两次的打电话给他,这什么意思?

        这明显是在质疑他的能力!

        这任谁都会心生不悦吧。

        “够了。”

        “韩宗师,行动中止。”

        “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你真的不是他的对手。”魏尘生怕老者再挂电话,因此直抒胸臆,直接告知他行动中止。

        老者闻言,当即皱眉冷笑:“笑话!”

        “你说我对付不了一个小辈?”

        这老人话语之中,压抑着愤怒。

        若是寻常,魏尘这个时候早就赔礼道歉了。

        毕竟,武道宗师的威严,他们魏家也是不敢轻易招惹的。

        可是这一次,魏尘却是冷声回道:“他虽是小辈,但杀你,如杀鸡!”

        魏尘这话,对这位武道宗师伤害不大,但侮辱性无疑极强。

        当时这老者就瞪眼了。

        “魏尘,你说什么?”

        “你有本事,再把这话给本宗师说一遍?”

        老人怒火中烧,对着电话一字一句的咬牙切齿道。

        显然,魏尘已经把这位老宗师,给彻底激怒了。

        “韩宗师,您也不必生气。”

        “待你知道这位燕京王的真正身份,估计你就会感谢我了。”

        “感谢我,及时的阻止你。”

        “他是谁?”老人铁青着脸,怒意未消。

        魏尘沉默了片刻,而后以一种万分凝重的语气,缓缓道。

        “他是,当今炎夏第七位柱国强者。”

        “封号,无双~”

        什么?

        魏尘这话,只仿若万吨巨石砸落大海,当即在这老者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你...你说什么?”

        “燕京王,就...就是无双..双宗师?”

        韩宗师这些话,几乎是喊出来的。

        此时的这位老者,整个人都要吓疯了。

        一双老眸,瞪得巨大,双腿都在不住的打着摆子。

        尤其是在听到无双二字之后,这位宗师强者便吓得近乎魂飞魄散。

        我的天~

        他干了什么?

        他竟然要去杀无双宗师?

        他这是不想活了啊。

        魏尘这些世俗之人,或许不知无双之名。

        但是身为宗师榜上在榜强者,炎夏境内的武道宗师之一,宗师无双的威名,他岂会不知?

        亚马逊之行,无双宗师独战两大封号而不死!

        西湖之战,新晋封号吕颂良被他钉死在石柱之巅。

        武神殿特使贺辰,与他同为炎夏宗师,也在他手下,死无葬身之地。

        叶凡的这些事迹,早已传遍了武道界。

        如此绝世狠人,就是借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惹啊。

        “对的,我们也是刚知道,这燕京王跟江东楚先生,是一人。”

        “所以韩宗师,斩杀燕京王的行动中止了。”

        “现在,请您立刻赶往燕京徐家,替我们魏家,给无双宗师赔礼道歉。”

        “务必请您想尽一切办法,把我儿魏洛,从无双宗师手下保下来。”

        “只要您能帮我保下我儿,我魏家,定以重礼酬谢~”

        “酬谢尼玛啊,你们魏家想死别坑我啊~”还不待魏尘说完,这边这位老宗师便直接厉声大骂。

        “靠~”

        “差一点被你们给害死!”

        “什么人你们都敢招惹?”

        “真把自己当炎夏第一世家了?”

        “实话告诉你,当初江北吕家的势力比你们还强,堪比燕京莫家。”

        “结果呢?”

        “全族上下几百余口,被尽数屠戮。”

        “侥幸逃生的吕家独子,也在其威严之下,饮弹而死。”

        “国家都没能保住他。”

        “就你们魏家这点家底,还跟封号宗师斗?”

        “十个魏家都不够他杀的。”

        “还让我们求情?”

        “我求你麻痹!”

        “这么坑老子,我没冲过去宰了你就不错了?”

        老者铁青着老脸,冲着电话那头不住骂着,真的恨不得踹死魏家这群蠢货。

        指派他去杀叶凡,这跟让他去死有什么区别?

        现在回想起来,老者就一阵后怕。

        幸好悬崖勒马,没有著成大祸。

        不然的话,吕颂良的下场,估计就是他的结局了。

        “靠~”

        “以后别来找我。”

        “我不认识你们魏家~”

        “日后我们风牛马再不相及!”

        正所谓,明哲保身。

        在得知魏家惹到了叶凡之后,这位老宗师当机立断,直接断绝跟魏家的关系。

        挂掉电话之后,这位韩姓宗师骂骂咧咧的便跑了。

        白痴才跟魏家人膛这趟浑水呢?

        好好活着他不香吗?

        他天伦之乐可是还没有享够呢。

        找死的事情,谁爱去做谁做。

        听到这些话,魏家厅堂之内,魏尘直接就傻了眼。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最后竟会是这般结局?

        堂堂炎夏宗师榜在榜之人,在得知叶凡的名号之后,连老脸都不要了,直接就吓跑了?

        从这也可见,这叶凡之名,在武道界究竟有着怎样的分量与威严。

        绝望。

        久久的绝望。

        整个厅堂,一片寂然。

        魏家众人,一个个面若死灰。

        那样子,就仿若濒临上场遭受处决的刑徒一般。

        “二...二弟,韩宗师已经不管我们了。”

        “现..现在,我...我们该怎么办?”

        “难道,我们魏家,也...也会步上那江北吕家的后尘吗?”

        魏尘无疑也慌了,六神无主,最后只能看向自己的弟弟,魏光。

        其余的魏家人,脸色也绝不好看。

        一个个的,尽皆面若死灰。

        “还能怎么办。”

        “我们自己闯下的祸,难不成还指望外人来补救?”

        “当今之际,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前往燕京,负荆请罪!”

        “我们魏家对燕京的行动,终究没有彻底展开。”

        “只要我们诚心道歉,一切都还是有机会的。”

        “最差的结果,就是弃车保帅了。”

        魏光满脸的沉重,摇头说着。

        魏尘身躯一颤,看向自己二弟:“你是说,放..放弃魏洛?”

        魏光点头:“想要保住家族,就只能说这次对燕京发难,都是魏洛个人的主意,是他擅自行动,与我们家族无关。”

        “如此,方才有可能,保全我魏家门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