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其实我只是想演戏在线阅读 - 第197章 理念与实践之争

第197章 理念与实践之争

        乔子安嘴欠问了一句:“不对啊,你一介学生,要那么多钱干嘛?”

        方既明也随口一说:“投资因特网企业啊,有兴趣一起搞吗?”

        一听“因特网”三个字,乔子安就不屑一顾了,说道:“那是败家的玩意,搞那个干嘛?不是人人都是厉元武的!”是的,歌手里面也有投资互联网企业的,但大部分都失败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有“因特网企业是辣鸡”的说法。

        方既明笑笑不说话,然后说道:“你有车,把我送回学校吧。”

        “不对,你都有钱了,不自己买辆车?”乔子安有点奇怪地问道。

        方既明认真地说道:“我有车啊,在深城。”

        是的,飞讯已经给总经理等人配车了,虽然不是什么高档车,但好歹也是十多万的车不是?

        乔子安当方既明在开玩笑,也没当真。上了车,他有句憋了很久的话,一直想问方既明:“你是怎么有这音乐造诣的?这些歌,哪怕是编曲专业学个四年出来,都未必能写得出这样的旋律。”

        方既明大言不惭地说道:“可能因为我是个天才吧?”

        乔子安不说话了,一个“天才”,足以堵上很多人的嘴巴。再加上方既明会弹琴弹吉他敲架子鼓啥的,这写歌也只能说是平日里的积累。但歌词里面的深意,乔子安还是有满肚子疑窦的,这哪是一个未满二十岁的年轻人写得出的歌词?!

        “算了,人家不愿意说就不说呗,版权拿到手就是了。”

        乔子安把方既明送回学校,说了声明天见,就开车走了。

        刚刚回到宿舍,方既明发现所有人盯着他看。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啊?”

        方既明摸了摸自己的脸,顺带把镜子掏了出来看,“也没有啊?”

        “老实交代,去哪里了?是不是去泡妹子了?”于洋好像古代县官一样,大马金刀地坐在宿舍中间,一脸严肃地审问道。

        方既明笑骂道:“神经病,一个朋友见我今天过来报到,给我接风洗尘。”

        林辰皓惊讶了:“你丫不是金华人吗,才几次到燕京啊,就有朋友了?”

        “我这人能混呗,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在外面多个朋友多条路,这有啥好奇怪的。”方既明轻描淡写地说道,他自己也有点诧异,每当他需要用钱的时候,乔子安就自己凑上来了。不知道这乔子安上辈子是不是散财童子,专门对方既明一个人散财。

        “果真如此?”

        于洋是看古装剧看多了,居然在装腔拿调的。

        方既明也来了戏隐,开腔说道:“小人所言,句句属实,还望大人明察!”

        “来啊,把他带下去,重打二十大板。狡诈小民,胆敢欺瞒本官!”于洋佯作要敲惊堂木,丢令牌,林辰皓都笑出声来了:“行了行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这一宿舍都特么是神经病。”

        方既明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不抛开包袱怎么做演员啊,于洋就做得很好,随时入戏。就是呢,这戏还没完全附身。要是再自然点,这条就过了。”

        于洋一愣:“我还不自然?”

        “现在看着挺自然的,但架起摄像机了,你可能就不自在了。”方既明嘿嘿一笑,“好歹我也是去横店跑过龙套,演过配角的人,指点指点你倒是没问题。”

        孟光熙也有点诧异了,放下了手中的书:“你已经去过片场了?”

        “多难的事,只要你肯去跑,龙套肯定能拿到的。电影厂不老是有戏拍嘛,你去那里蹲,或者加入演员协会留个电话号码,认识个副导演、群头、领队、演员经纪人啥的,有合适的龙套就找你了。”方既明说道。这电影厂,其实是燕京电影制片厂,是中国电影故事片生产基地之一,简称“北影”。别看横店那里声势浩大的,但中国有一半的电影除了实地取景之外,都在北影这拍的。

        当然了,也就这年头而已,要是再过几年,等到了北影搬迁成了中影的时候,也就是“国家中影数字制作基地”,搬到了怀柔区杨宋镇上了,就不靠蹲戏了。主要是靠手中的人脉,自己的接戏渠道,还有就是正规从事演员人力方面的平台上接戏。当然了,加入影协、演员协会是最好的办法。而一些副导演、群头、领队、演员经纪有自己的圈,会成立很多群,在里面发布通告啥的。是的,qq群,所以你就明白了,网络时代一切都不同了。

        孟光熙考虑了一下,然后说道:“不是有句话说,演多了龙套、配角,就不能演主角了吗?”

        方既明皱眉,说道:“哪有这回事,都是演戏,虽然有红花绿叶之分,但基本是一样的。配角演好了,一样能给电影、电视剧加分。这么说好了,演戏就跟说相声一样,得捧逗俱佳,才能成角。你要是只会捧,不会逗,你怎么说得好相声呢?”

        孟光熙嘴角扬起微笑:“你还懂相声?”

        “不懂,听人家说的,挺有道理。”方既明说道。

        于洋说道:“是这么个理,但我们现在是科班啊,得先学理论吧?”

        林辰皓点了点头:“要是没理论,自己养成演戏的陋病了,对日后发展也是不利的。”

        方既明跟他们的理念都不一样,不说话了。在方既明看来,哪怕是科班出身的很多好演员,斧凿雕刻痕迹都太重,根本没有自然之感可言,反而绷得很紧。倒是一些草根出身的演员,演戏起来更加自然。当然了,不是谁好谁坏的道理,主要看个人悟性。他们不认同也就不认同吧,反正方既明不会放弃自己的理念的。

        这就好像是南甜北咸之争,没有对错,只有受众喜不喜欢的问题。

        “不过,有机会我也想面对镜头。”

        于洋有点憧憬地说道,“还是三试的时候好啊,我面对镜头居然有兴奋感。我感觉,我自己天生就是演戏的料。”

        林辰皓笑骂道:“你可真自信,但有时候人对自己的认知,是错得离谱的!”

        于洋瞥了他一眼,认真地说道:“我当然有信心,没信心的演员,那有多可怕?”

        方既明听着他们在吵架,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继续,我去买点洗漱用具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