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始于火影的旅途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与我有缘

第三十一章 与我有缘

        “日足族长何出此言?”

        对于日向日足的问题,景行却是一脸惊讶的表情。

        “我们以前又没有任何的交集,日足族长怎么可能会得罪了我呢?还有啊,日足族长所谓的整你是什么意思?”

        “你别给我装傻!”

        日向日足气的都想掀桌子了,这家伙在礼物盒中下那种下作的药物,现在居然还有脸在这里跟他装无辜?

        “你说你没整我?那你说说那个礼物又是怎么回事?居然在礼物盒中下那种药物,害得我差点连命都丢了,这还不是故意整我吗?”

        “噢,日足族长你说那个啊,那玩意是我的一个小发明,表面上看起来是个整人用的整蛊玩具,实际上它是一个能让夫妻关系变得和谐的特殊道具!”

        景行先是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便是出声解释了起来。

        “想要增进夫妻之间的感情,某种生活肯定是必不可少的,而那个滑稽玩偶一旦从礼物盒里出来,就会散发出一种用来助兴的香味,用来提高某种生活的质量,具体效果想必日足族长也已经体验过了,相信我,日足族长只要把这个东西放在卧室之中,估计顶多十来个月之后,你们家就可以再办一次满月酒了!”

        “……”

        助兴?可去特么的助兴吧,那玩意是用来要人命的才对吧,他昨天就闻了那么一小会儿,就冲动了一整夜,这要是直接放到卧室里打开,他不死才奇怪呢!

        还十来个月之后再办一次满月酒?信不信他今天晚上把那玩意放到卧室里打开,几天之后木叶的墓园中就得先多出一个名为日向日足的崭新坟包?!

        看着景行那一脸我都是为了你着想的表情,日向日足只觉得喉咙中哽着一口老血,上不去下不来,憋的他浑身都不舒服了起来。

        “如果日足族长对自己的能力不怎么自信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个小发明……”

        景行自然是注意到了日向日足那被憋的难受的表情,不过他不但没有就此停下来,反而还变本加厉的又掏出了一个小瓶子放到了日向日足的面前。

        “这里面是我无意中制作出来的一种药丸,其他的效果没有,唯一的用处就是帮人生孩子,只要那啥之前让两人都吃下一颗,事后保管可以百分百的怀上,而且最少也会是三胞胎……”

        “那还真是谢谢你的好意了,不过,我不需要这东西……”

        日向日足牙齿都快被咬碎了,去特么的对自己能力不自信吧,这家伙就是故意想要气他是吧?!

        心里被气的快要炸裂的日向日足在拒绝了景行之后,便是默默的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了。

        他现在不但要回去养身养肾,还得养一下心脏和心脑血管,免得被气出什么毛病来!

        “日足族长请留步……”

        然而,日向日足刚刚站起身来还没来得及走,景行就笑呵呵的拦住了他。

        “说起来,我原本是准备今天去日向大宅中拜访日足族长,顺便谈一件大事的,不过既然日足族长先一步来到了我这里,那咱们就干脆在这边把事情谈了吧!”

        “谈一件大事?什么事?”

        听到景行这么说,日向日足也只能是忍着腰疼和肾疼坐了回去,准备听听景行口中所谓的大事。

        “我准备收个徒弟……”

        景行表情很是严肃的说道。

        “所以呢?”

        听到景行说要收个徒弟,日向日足的右眼皮突然控制不住的蹦跶了起来,心中也是冒出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在下昨日夜观天象,发现令千金花火天资聪颖,且与在下有缘,所以,你懂的……”

        景行用眼神暗示了一下日向日足,自己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接下来就该日向日足念台词,恳请自己收花火为徒了吧?!

        然而……

        “抱歉,我不懂!”

        日向日足黑着脸拒绝了景行的提议,开什么玩笑,让这家伙收花火当徒弟?先不说花火作为日向一族的族人,应该学习日向一族的柔拳,最关键的是,就冲这家伙给他下药的事情,他就不可能让花火拜他为师。

        万一他闺女以后也被这家伙带坏了可怎么办啊?!

        “日足族长确定自己不懂?”

        景行挑了挑眉,然后掏出了一个装着透明液体的小玻璃瓶在手中把玩了起来。

        “说起来,滑稽玩偶上的那种助兴用的药剂,我这里可还有不少呢,你说,这药剂要是一不小心掉在了日足族长的卧室中……”

        啪——

        “你这是在威胁我?!”

        日向日足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好歹也是日向一族的族长,这家伙真的以为他不会生气吗?

        “日足族长不要那么大火气嘛,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商量……”

        景行轻笑着摇了摇头,而后在日向日足冰冷的目光中抬起左手,结了一个手印。

        “这是……”

        看着从木质座椅上伸出来缠住自己身体把自己强行拉着坐下的树藤,日向日足的瞳孔猛地一缩,脸上也是控制不住的露出了一个震惊的表情。

        “木遁?!”

        “日足族长用不着这么震惊,不过就是木遁罢了!”

        景行很是淡定的控制树藤缩了回去。

        “毕竟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料理店老板嘛,有时候需要去其他的地方交流厨艺或者是寻找新鲜的食材,所以一点点忍术防身也是很正常的对吧?!”

        “……”

        正常个鬼啊!哪个普普通通的料理店老板会用木遁啊?

        日向日足的心中控制不住的吐槽了一句,不过大脑却是迅速的转了起来。

        看景行丝毫不避讳暴露木遁,再加上三代和他之间那颇为熟稔的关系,那么三代肯定也是知道景行会木遁的吧?而木遁所代表的意义可不只是一种血继限界那么简单!

        这样的话……

        种种猜测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最后都聚集到一起变成了同一个念头——和这家伙交好有利可图!

        “景行先生是只收一个徒弟就够了吗?如果需要的话,雏田也可以和花火一起拜师的,还有我那个侄子宁次,他的天赋也是很不错的……”

        日向日足笑眯眯的建议道,至于之前想的不同意花火拜师什么的?

        呵呵,只不过是脑子里想了一下罢了,能算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