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始于火影的旅途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大闹根组织【上】

第三十七章 大闹根组织【上】

        “哦,是这样的,关于……”

        听到景行的问题,团藏的嘴角顿时勾起了一抹微笑,随后一边开口说话,好像是准备认真的回答景行的问题,一边迅速的抬起了头,露出了自己那刚刚移植了没几天的四角大风车形状的万花筒写轮眼。

        “别天神……”

        刚一和景行的视线对上,团藏就直接发动了止水的万花筒写轮眼的专属瞳术——别天神。

        一缕鲜血顺着团藏右眼的眼角滑落,眼睛酸涩胀痛的感觉让团藏禁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眉头也是皱成了一团。

        “不愧是可以修改意志的恐怖瞳术,就连释放瞳术时的不适感都如此的剧烈,不过,好在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慢慢悠悠的用绷带把右眼重新裹了起来,看着站在那里低垂着头不言不语的景行,团藏终于是控制不住心底的喜悦,放声大笑了起来。

        第五代火影的位置啊,很快,很快就可以到他的手上了,等他当上了火影,到时候就直接对其他四大忍村下战书,然后吩咐景行去帮他把四大忍村全部打趴下。

        以木遁的力量,肯定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到那时,他志村团藏将会成为木叶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火影,唯一一个统一了整个忍界的人,他的大名将会永留史册。

        “明天我就会去催促猿飞,让他抓紧时间让出火影的位置,到时候你就跟我一起去,明白了吗?”

        团藏迫不及待的吩咐了起来,他统一忍界,青史留名的梦想啊,必须得抓紧时间开始才行,而想要实现这个梦想,成为火影是第一步,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

        听到团藏的吩咐,站在原地的景行嘴角悄悄的勾了起来,而后……

        “是,我明白了,团藏沙雕……”

        团藏:“???”

        正在兴奋的团藏突然听到了这么一句话,在那一瞬间,他的大脑里除了问号之外已经是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不过,在一瞬间的懵逼之后,团藏却是很快的反应了过来,随即便是毫不犹豫的抽身往后退去,并且直接叫出了隐藏在周围的根部忍者。

        “你没被别天神控制住?”

        看着周围的根部忍者,团藏那颗紧张的心这才安定了一些,不过,看着目光在一群根部忍者身上扫过的景行,团藏的心中却是布满了疑惑。

        这家伙的这个反应很明显就不是被别天神控制的模样啊,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别天神怎么可能会失效呢?不是说好了可以强行改写一个人的意志的吗?为什么对这家伙就不起作用了?

        是因为这眼睛是属于移植的?所以他就没办法发挥出其中蕴藏的瞳术的力量吗?

        “就凭别天神也想控制住我?团藏,你是长时间绷带裹脑,把自己裹成脑残了是吧?!”

        景行不禁冷笑一声,别天神的力量的确是强大,可以强行改写一个人的意志,但是它也并不是无敌的。

        首先,作为万花筒写轮眼的瞳术,别天神的根本还是万花筒写轮眼的瞳力,只要被施术者拥有远超万花筒写轮眼的瞳力,别天神就没办法产生作用,这就和六勾玉轮回眼的佐助可以用须佐能乎挡住无限月读的光芒是一样的原理。

        而景行虽然没有写轮眼,也没有轮回眼,但是,他是有着十二生肖符咒的,而十二生肖符咒中的羊符咒恰好可以帮他挡住别天神的力量。

        羊符咒:能令持有者的灵魂离开躯体,灵魂离开身躯飞出体外后能在人世间任何地方徘徊游荡,灵体无声无影,通灵,没有灵魂的支撑,肉身无法活动,灵魂可附在沉睡之人的体内进入梦境中托梦,还可附身于空荡的人体之中加以控制!

        别天神的作用是强行修改被施术者的意志,而一个人的意志是依附于灵魂而存在的,别天神说白了就是以瞳力去影响被施术者的灵魂,从而达到修改对方意志的目的。

        而羊符咒的力量本来就是作用于使用者的灵魂之上,不但可以让使用者做到灵魂出窍之类的事情,更是可以用来保护使用者的灵魂,即便是不主动使用,它也会被动的将使用者的灵魂保护起来。

        团藏想要用别天神来控制住景行,可他不知道的是,对于拥有羊符咒的景行而言,别天神的瞳力是根本没办法突破羊符咒的保护,影响到景行的灵魂的。

        “你……”

        团藏的脸色猛地阴了下来,一方面是因为自己计划失败,景行意外的不受别天神控制的原因,另一方面就是因为景行刚才说的那番话了。

        在团藏的心里,景行是千手一族的后裔,而他是千手扉间的徒弟,也就等同于是景行的长辈了,景行作为一个晚辈,居然敢这样说他,这简直就是目无尊长,无法无天。

        虽然他刚才是想用别天神控制景行,但是,他那么做也都是为了木叶好啊,这家伙不能理解他的良苦用心也就罢了,毕竟这么些年一直也没几个人能理解他。

        可是,说出那种话就有点儿太过分了吧?

        果然,他之前的想法是正确的,这家伙对长辈都是这幅态度,以后指定是会危害到木叶的。

        “我什么我?你以为你阴着一张脸就能吓唬到我吗?!”

        景行很是嫌弃的瞅了团藏一眼,那眼神,仿佛团藏是什么肮脏的不得了,需要远离的垃圾一样。

        “成天板着一张棺材脸,活像是别人欠你钱一样,你也真不嫌晦气是吧?”

        “景行……”

        团藏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叫景行的语气里更是充满了咬牙切齿的感觉,好像是恨不得把景行给活活咬死一样。

        “诶,你爷爷在此,用不着那么大声喊我的!”

        景行掏了掏耳朵,看着团藏那气的快要两眼喷火的样子,想了想之后,决定再给他的心口来上一刀。

        “说起来,我好像有些明白你为什么这么些年一直当不上火影的原因了,就凭你这晦气的棺材脸和一看就阴森森的气质,别说当初二代火影不让你当三代了,就算是让全木叶的村民投票,估计也没人会选你当火影的!”